<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你的位置: 桑德閱讀網 > 資訊 > 予你皇冠無彈窗閱讀-慕羌辛莉芬小說全文

          予你皇冠無彈窗閱讀-慕羌辛莉芬小說全文

          2022-05-08 07:10:19   編輯:以波
          • 予你皇冠 予你皇冠

            新一輪的宮心之戰又來臨,時音與芝愛同進明御總校大學部再次接近“太子爺”,這一回妹妹變成姐姐的左右手,在權力游戲不停上演的精縮名利場上,姐妹倆共同應對更加心狠手辣的敵人。作為中心的席聞樂身邊百花擁簇,同...

            孩子幫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予你皇冠》 小說介紹

          予你皇冠主人公叫慕羌辛莉芬,由孩子幫創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言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全文講述了新一輪的宮心之戰又來臨,時音與芝愛同進明御總校大學部再次接近“太子爺”,這一回妹妹變成姐姐的左右手,在權力游戲不停上演的精縮名利場上,姐妹倆共同應對更加心狠手辣的敵人。作為中心的席聞樂身邊百花擁簇,同在一所學校,他萬丈光芒,她養精蓄銳。兩人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權利、金錢與欲望的雜念交錯著。玫瑰圍成的千金交際圈里,殺敵一萬自損三千。時音要怎么做,才能拯救家人于冰火之間?這一場家族、權力、愛情的游戲,到底又會有著怎樣的結局?

          《予你皇冠》 Chapter 18 群鴉風暴 免費試讀

             1

          席聞樂沒回短信。

          整個大一年級現在都充斥著關于時音的各種言論,一個月來的努力被幾句口語相傳的話毀得一點不剩,她緊緊依著門,任由芝愛在外面拍,喊。

          直到臨近下課才出洗手間,門打開,她低頭站著,手都拍麻了的芝愛看著她。

          時音走出一步,芝愛無法忍耐了,一把抓住她肩膀將她撞到門上:“這些事只有你在乎而已!”

          時音不聲不響,芝愛對著她用力講:“那兩年姐是怎么過的被別人知道了又怎么樣!姐要是不放心上誰能耐你何!那些流言算什么啊,你是被自己打敗的!”

          “我就是過不去?!睍r音承認,慢慢說,“我就是過不去,你說我怎么辦?”

          芝愛一把拿下時音手中的手機,看到她發出的短信,拉著時音的手走:“干嘛發短信講,面對面講?!?/p> 她不肯走,芝愛硬要拉她:“正好把這兩年都說給他聽啊,憑什么他總是擁有最好的你,等你變糟了就自動躲起來不見他,他也太舒服了吧!”

          “芝愛!”已經被帶到樓梯口,時音拉住樓梯的扶手,近乎懇求,“我不要跟他面對面,你不要這樣子……”

          “那你答應我,”芝愛看她變成這樣,退而求其次說,“今天不許躲起來,中午我們一起去吃午飯,任何人說什么姐都當沒聽見,這一天渡過了,她們就知道這個傷不了你了?!?/p> 時音還拉著扶手,無聲地看她。

          芝愛又使力道。

          “好!”她近乎叫出來。

          芝愛放開她的手,她依著樓梯扶手慢慢地坐下,手指反復揪起裙擺,無法說話。

          ……

          中午,學校餐飲處人聲鼎沸。

          一樓二樓是學生餐廳,三樓是教職工餐廳,四樓至五樓是商業化餐廳,六樓是私人餐廳。

          時音走近大樓,抬頭往六樓看,找許久,終于找到依著落地窗旁的那張餐桌。

          席聞樂坐在餐桌一旁,他那位置正好側對著落地窗,窗戶暗暗的,看到的他的樣子也暗暗的,那一桌,還隱約看見法罄、嚴禹森、席道奇……但是他都不跟他們講話,他一杯一杯地喝著杯子里的東西,喝完了又來一杯,喝完了又來一杯,后來大概是察覺到從底樓傳來的這股視線,他緩慢地看過來。

          時音的手被芝愛拉動,她們走進學生餐廳,視線與他的擦肩而過。

          火薇與簡茉律不時有社團聚餐,所以她們大都在二樓吃午飯,芝愛帶著時音上二樓。

          一上二樓,就有周遭的學生三三兩兩看過來,芝愛視若無睹地替兩人點餐,坐到靠中心的位置。

          火薇正好在她們隔壁一桌,她撐著下巴睨過來,簡茉律在較遠的一處,不發聲,單純抱臂看戲,被芝愛打過的高衫依坐在她身旁。

          現在火薇和簡茉律是一丘之貉,她們之前內斗不斷,被時音打蒙后,達成了暫且一致對外的戰術同盟,趁著她前幾天不在把高衫依捧成紅人,然后誰也不挑誰的岔,專找時音的縫鉆。

          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但是時音與芝愛又回來后,這兩方人馬誰也不先出聲,直到有一個人打破僵局,是白鹿。

          她帶著午飯進餐廳,正好看到時音,就直接走到了她們桌旁,把午飯放桌上,邊坐下邊笑:“我坐這邊?!?/p> 時音看她,她則環視周遭女生的視線,問時音:“怎么回事,都在看你?”

          白鹿上個月好多天都被學校派去參加學術交流會,對學校里的風起云涌絲毫不知情,記憶還停留在時音當上馬球社副社長的那會兒,所以問出口后,沒聽到時音的回答,反聽到火薇那桌高個女生們的撲哧一笑。

          “哎白鹿,你還不知道,你面前坐的這位現在是樂器社社長?!?/p> “樂器社?”白鹿看過去。

          “前幾天風光死了,但現在見光死了?!?/p> 白鹿沒怎么聽懂,又接著被高個女生灌信息:“我告訴你因為什么,因為誰也不可能跟著一個學習成績差,不潔身自好,撒謊酗酒到處都留有壞記錄的社長,你說對吧?”

          時音握杯子,漸漸地使力,芝愛看著,伸手將那支杯子握住,同時握住她的手。

          白鹿不解,觀察時音,再看向高個女生們,并不相信,陪著笑說:“你們會不會搞錯人了,慕時音是海外招生考進來的學生,她的家在意大利,父母都是外交官,她家教很好啊?!?/p> “才不是呢?!卑茁共艅傉f完,高衫依的聲音就從遠處傳來。

          她從簡茉律的身旁站起來,悠哉地向時音這邊走過來,邊走邊說:“她家教好?她家教確實好,不過她住在意大利這事兒我就沒聽說過了,她爸爸是開公司賣車的,媽媽是無業主婦,她高中跟我一個班,高二那會兒談了個戀愛把自己搞得不成樣子,高三人就廢掉了,高三畢業了連她爸爸都看不慣她,直接把她們倆趕出了家門,哦,你們還記得辛亞惠這個人嗎,她就是后來和她爸爸同居的那個女明星的女兒?!?/p> 周遭陣陣壓低的噓聲,芝愛瞪著高衫依,高衫依的臉被她打腫過,所以現在報復得更加猛烈,補充道:“這些事一部分是我自己知道的,一部分是慕時音的姐姐慕北頎告訴我的,你們看,連她姐姐都討厭她?!?/p> 白鹿聽懵了,問時音:“那你的背景是……”

          “假造的?!备呱酪栏纱嗟亟由?。

          遠處,簡茉律笑,近處,火薇也笑。

          時音全身凍結成冰。

          無法做出反擊,哪怕開口也恐怕讓人聽見聲音里的不自信,完全完全動彈不得。

          就在這個時候,餐廳的樓梯處一聲響,白鹿看過去,高衫依也回頭看去。

          席道奇他們吃完午餐了,下樓的途中正好經過這邊,他一出現,她們就知道大二的那個圈子都在這兒,席聞樂雙手插著褲兜慢慢地走下來,他走在法罄的前面,法罄與嚴禹森講話,嚴禹森聽完,越過法罄,下樓與席聞樂并肩走。

          這個圈子若無其事的到來或多或少影響了之前的氣氛,二樓的學生餐廳安靜下來。

          火薇不管時音了,坐挺起身盯著那兒看,簡茉律也不嘲笑了,扣著額頭欣賞這個圈子。

          另外同行的還有幾位男男女女,他們正要下樓時,席聞樂在扶手旁停下,他一停,嚴禹森也停,法罄也停下,前面自個兒走得歡的席道奇把頭回過來。

          整個大廳的氣氛略微改變,學生們的焦點悄悄從慕時音變為了席聞樂,因為他一直不走,以沉默的模樣立在那兒,臉色顯露出陰郁的心情,好像沉在自己的世界里,誰也不敢打擾。

          過會兒,他看過來,視線穿過人海,放到時音身上。

          2

          時音正低著頭,她還握著那杯水,因為過于用力輕微發抖。

          水平面波動,白鹿注意到:“時音,你手……”

          “酒癮?!备呱酪勒f。

          芝愛想要壓住時音的發抖,而時音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兩道力相沖一下子將水杯弄翻,整個大廳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回來,與此同時,席聞樂朝這里走。

          嚴禹森拉了他一把,沒拉住,無奈打電話給芝愛:“帶你姐走,他中午喝高了,現在火大著,快點!”

          芝愛掛電話,時音注意到席聞樂過來的腳步,不僅她注意,整個大廳也將目光聚集在這一處,連火薇都緊張起來。

          即使芝愛沒來得及開口,她的第一反應也是起身離座,席聞樂穿過半個大廳走來,越走越近,隨著時音起身,他的步子加快,面無表情地經過簡茉律經過高衫依,經過一個個學生乃至最后快手抓住剛離開座位的時音的臂,一下子將她轉過身來。

          遠處的簡茉律一桌人站起來看,隔壁火薇那桌人屏息觀望,時音聞到他身上濃烈的酒氣,想后退又被他抓回來,她嗓音起顫:“席聞樂……”

          然后被一個抱緊,時音叫出來,因為這不是尋常的抱,他將她雙手扣到她的腰后,弄疼了她也完全控制了她,雙手強制性與她的十指緊扣,掙扎一點就抱緊一點,她喊:“痛!”

          “抬頭?!?/p> 她早就沒力氣聽他的指令,所以后來直接被他低下了腦袋強吻,那一霎那心中尖叫,一表現在嘴上就被他順勢入侵,鼻間和嘴里都是他混合著酒精的氣息,他就是來索要這些的,就是要在她不愿意的情況下強迫,就是要在她說最痛心的話后給她最痛的反擊,因為喝了酒所以想到什么做什么,也不管滿大廳的學生與身后自己整個圈子,她躲,他就給她用狠勁,用到她連躲的力氣都喪失殆盡!

          時音硬生生地從緊低腦袋到被迫抬起腦袋,他比她高,親她不費余力,兩人嘴唇緊貼激吻的八秒內,整整一個廳的心跳聲震耳欲聾。

          時音掙開的時候是被他主動放開的,她的嘴唇殷紅一片,眼眶也紅了,自我保護開啟,條件反射地拿起隔壁火薇桌子上的水唰一記往他身上潑!

          席聞樂沒躲,側了下腦袋,一杯子的冷水都濕在他的臉以及襯衫上,四處升起一片后怕的喊聲。

          時音接著將戴在脖子上的戒指拽下來,扔他身上:“我不要了!”

          他用手指抹著滴水的下巴,任由戒指從他胸膛彈到地上,看著她走,看著她近乎跑離開這邊,撞開樓梯口想要安慰她的嚴禹森,也甩開扶了她一把的法罄的手。

          席道奇自動退開路,在時音下樓梯時把自己的背貼緊樓梯扶手,吹一聲口哨假裝自己在放空。

          ……

          接下來。

          滿大廳沉寂,心在每個人的嗓子眼狂跳,高衫依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隨著席聞樂瞇眼看過來,她砰地一聲癱坐到椅子上,全身發軟。

          ***

          那天下午,時音在學校小電影院的三樓影廳被席聞樂找到。

          學校那個時候早已沸騰,播放中的老片子沒人來看,整個只閃爍著屏幕光的黑暗影廳里面就時音與芝愛兩個人,芝愛接到短信悄然出去半分鐘后,席聞樂坐到了她的位置上,時音感受到座位彈動,不看他。

          他坐下后不說話,與她一起看電影。

          播放的片子是英文原版的《TheVirginSuicides》,中文譯名《**之死》,風靡校園的男生遇到讓自己一見傾心的美艷女生Lux,苦苦得不到垂青,終于在學校播放紀錄片的黑暗影廳內與她同座,兩人眼神相交,男孩貼著女孩的耳畔,低低地告訴她:“You’rethestonefox?!?/p> 你真是人間尤物。

          演到這里的時候,席聞樂將手擺到扶手上,與時音的手指相碰觸,將她手握起來。

          屏幕上,美艷的Lux坐在原位,紀錄片放映的光忽明忽滅地照在她臉上,男孩已走,她緩慢地嚼著口香糖,不住微笑。

          時音一邊讓他握著手,一邊撐著自己的臉頰,說:“這是我最愛的一個情節?!?/p> ……

          “看第一遍的時候,我也希望我能吸引一個被許多女生愛著的男生,他愛上我,追求我,費盡心思讓我往他看一眼,然后在昏暗的電影院里向我告白,挨著我說甜蜜的贊美……但是往后是怎么演的你知道嗎?”

          席聞樂不發聲。

          時音往別處看,用手指擦開眼角的濕氣,接著講:“后來這個女主角如男生所愿愛上了他,他們在舞會里跳舞,坐在一起接吻,然后當晚的操場草地上,她給男生獻出了她的第一次?!?/p> ……

          “隔天早上她醒來的時候整個操場只有她一個人,男生比她先醒,比她先走,不關心她是怎么回家的?!?/p> 說到這里,時音看向他,屏幕光正好降暗,他沒有表情。

          “最后這個女主角怎么過的你知道嗎?她的媽媽將她鎖在家里,不讓她去學校,燒了她的唱片,她就在屋頂上與不同的男人墮落,把自己的身體一次次丟給他們……”

          “這是電影?!?/p> “你知道那個男生為什么走嗎?”時音卻還是講,席聞樂不回答,她就自答,“因為男人們大多認為追求不到的才是好的,卻不知道女人要在他們面前一件件脫下自己的衣服是用了多大的決心和勇氣……”

          ……

          她靠住椅背,聲音帶一些哽咽:“但是你們不在乎啊,你們只在乎她是不是矜持的,永遠純潔的?!?/p> 全程,席聞樂都一直握著她的手,在她情緒激動的時候,在她忍著哽咽的時候,在她看著屏幕發呆的時候。

          一直都沒說話,沒發表意見,讓時音自己冷卻了下去。

          后來電影演到男孩第一次參加完女孩的家庭小聚,臨走前坐在車內回味女孩的一眸一笑,失落不已,這一刻車門突然打開,已與他道別的女孩重新回到他面前,坐上他身,給了他一個激烈又突然的長吻,音樂響起,兩人在車內瘋狂接吻,女孩說我得回去,又突然地離開,男孩抓不住她的衣服。

          時音說:“我以前也這樣吻過一個人?!?/p> 這句話平靜地響起,激起不平靜的波瀾,席聞樂不動聲色。

          “當時他要走了,”她說,“我在車子外看著他,當車子發動的時候我上車,車門沒鎖,他抱住我,我也抱住他,我把他像孩子一樣擁在我的懷里,他把我放到膝蓋上,我們開始接吻……”

          “時音?!?/p> “我們第一次很熱烈地接吻,司機就坐在前面,但是我們停都停不下來?!?/p> “別說了?!?/p> “我的呼吸和他的呼吸變成了一體,我覺得那會兒就算在車子后座讓他辦了也沒關系,有時候愛一個人愛到那種程度就心甘情……”

          手唰地被席聞樂松開,丟到她自己的膝上,他起身走,而時音依舊看著電影屏幕,心口細微地起伏著,表情不變。

          3

          下午無法提早離開,還有場全校性質的講座要聽。

          大一年級在多媒體大廳內聽,其他年級在各自教室內看直播。時音到門口時,大部分學生已入座,講師在巨大的幕布前喝水做準備,芝愛推啟大門的聲音有些響,喧嘩的多媒體大廳漸漸安靜下來,師生的目光聚集到時音身上。

          火薇與簡茉律各坐在兩處地方,她們無法控制自己去忽視她,時音在壓抑的氣氛中走上階梯,火薇盯著她,仿佛想從她身上看出哪怕一點點與席聞樂有關的信息。

          “慕時音!”坐在比較后面的白鹿舉起手來,朝時音這邊示意了一下,“你的位子在這邊?!?/p> 她與芝愛走過去,從一排座位間穿過,女生們邊為她讓座邊打量她,她和芝愛坐到中間的兩個座位上,正好在白鹿的身邊。

          白鹿識體,不主動跟時音談話,只說了一句:“正好,講座正好開始?!?/p> 大廳頂上的燈光調暗,相關的多媒體課件投放到巨大幕布上,講師開始進行演講。

          時音將書放上桌子,她情緒一直沒好過,后排的很多女生都在看她,她知道,中午時被席聞樂強吻的畫面還存在腦海里,她趴到桌上用手臂枕著額頭,閉眼。

          芝愛不打擾她,白鹿不打擾她,巡視的輔導員看到了也不發聲,直到講座進行一半,有張紙條從前邊傳了過來。

          芝愛接過手,打開看了看,遞給時音:“紀桃沢寫給你的?!?/p> 她半睡半醒地撐著額頭坐起來,接紙條,慢慢看。

          ——高衫依故意泄你隱私,還夸張渲染的事情被簡茉律主動揭出來了,當著席聞樂的面揭的,火薇附和得很快,所以她們兩個都沒事,高衫依第一節課沒上就離開學校了,樂器社的成員已經回歸一半了,接下來呢?

          紙條上原本寫了“太子爺”三個字,后來大概是考慮到時音與他的親密程度,紀桃沢劃掉了這個稱呼,改為全名“席聞樂”。

          時音看著這紙條里透露出來的各種浮躁信息,心里有種作嘔感,她提筆,在紙條的最后寫上“廢社”二字。

          寫完,折起來。

          這會兒講師暫停了多媒體幕布上的影像播放,他拿起話筒做分析,大廳內學術氣氛不高,學生們心有所想。

          時音將紙條傳出去,正好前面幕布上換了個影像,色調與亮度都產生了變化,她看得清紀桃沢坐在哪一排,喊前排的女生,但喊不動她。

          那女生原本是準備回頭接紙條的,可突然看到幕布上的東西,一下子停住動作,不僅是她,前面一整排的學生都唰地坐挺起身來,大廳內瞬間躁動。

          芝愛晃了晃時音的手臂,她看芝愛,看到她嚴肅的神色,這時才意識到那幕布有問題,看過去。

          心咯噔了一下。

          巨大的,足有五人高的幕布上放映著一張……一張她本人的照片,背景是住在慕府時的臥室,那時還不如現在這樣成熟,沒上任何妝,肌膚是少女的牛奶白,長發帶著剛起床時的懶倦感,身上穿著還沒系領帶的高中制服襯衫,正對著屏幕笑,笑得很淡很漂亮。

          這張照片是當年與席聞樂熱戀時專門拍給他看的私房照,從始至終都只保存在舊手機內,現在突然憑空出現在這幕布上,時音心慌起來。

          而學生都盯著看。

          沒過幾秒,照片切了一張,第二張照片出現后,整個大廳都炸了。

          那是……席聞樂。

          是時音之前拍下來的他抽煙的樣子,在別墅的臥室內,裸著上身點煙,那是除她以外誰都沒看過的他的另一面,私人的一面,帶著黑暗氣息的一面,女生們議論甚至輕叫出聲來,他側站著的上身就這樣放大展現在她們面前,煙霧繞在他周身,晨早的光線勾勒出身體線條,沒人移開視線,所有人都目不轉睛!

          火薇甚至帶著瘋狂的嫉妒感瞪向時音。

          與此同時,大二教室內,原本沒人在意的直播也因直播現場的喧嘩而引起人的注意,席聞樂倚在后窗口,席道奇喊他一聲,跨過幾張椅子走到前面看清楚后,問:“上面怎么有你?”

          他看過去。

          講座現場很混亂,幾位老師到處尋找出問題的源頭,多媒體幕布上投放著他的一張抽煙照。

          前排的男生回過頭來看他,教室旁邊的女生也掩嘴,眼中放著奇異的光芒轉換在他的真人和照片之間,法罄撐著下巴,拿手機對屏幕拍下照片。

          他沒有反應,或者說思緒根本不在這上面,看一眼后收回,任整個教室的焦點全聚到他身上。

          直到后來畫面里闖進另一個人,他才又看過去,慕時音不顧講師阻擋上臺,她亂碰亂拔插頭導致畫面有一點晃,但照片還在繼續切。

          他這時候才想到另一些事,眉頭微微蹙,轉步子從教室后門走出。

          ……

          時音之所以那么急,是因為她發現那部舊手機從包內消失了,而手機內還有一張絕不能被任何人看到的照片和一段視頻……

          現在里面的各種照片繼續在上面出現,她單人的和席聞樂單人的,還有他們兩個在一起的,那段兩年前他錄制給她的GIF也被放出來了,一整個大廳的人看著他親她,在她耳邊說我愛你,房間淡粉色的小光照滿大廳。

          她們根本不知道他早在兩年前就開始愛她了!

          可是任全廳沸騰,時音的心越來越冰涼,芝愛幫著她,白鹿也來幫她了,她去開放映室的門,無奈喊:“被人鎖住了!”

          白鹿話音剛落,整個大廳響起更轟動的議論,時音顫著身子往后看……

          同一時刻,總電閘室的門打開,席聞樂直搗出事源頭處,把總電閘拉下。

          全校停電,五分鐘后恢復,但網絡已斷,各個教室再看不到現場直播。

          席聞樂來的時候,時音已經不同于五分鐘前的模樣,她甚至站都站不起來了,一個人依著講臺的背面坐著,抱著膝用手背抵著嘴,躲著整個大廳的視線,唯恐聽見一點點議論聲。

          他在門口看著她,她也看到他,那一刻眼淚流出來了,把自己抱得更緊一些,而后面的大廳,每個人都拿著手機與旁人交換自己拍到的東西,人聲鼎沸。

          砰!

          席聞樂關門的聲音很響很響,響到幕布都振動,他臉色非常陰,叫人看見就發涼起來,原本吵鬧的大廳霎地死寂。

          他到幕布隔壁的電腦控制桌旁打開放主機的柜子,從里面拔下存課件的U盤,當著一個大廳的人往地上擲,擲得U盤粉碎裂開,然后電腦主機也被他從柜子里翻出來,重重滾倒在地上!

          接著,他走向第一排原本晃手機晃得最歡的男生,極強極冷的氣場震得男生一動不動,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機到他手中,被他反手拍桌面上,整個手機都碎裂了。

          其他學生也沒能幸免,他的脾氣根本沒發完,一邊后退一邊掃視這個大廳,指著他們低沉講:“所有人,把手機留在桌上,被我發現一個敢帶出這里的,送你死!”

          最后,他才走到講臺的背面。

          后面的大廳安靜了,而這里只有她的哽咽聲,她在發抖。

          席聞樂蹲下身扶她,但是她不肯起來,不肯被別人哪怕再看一眼,即使他在身邊也不肯跟著他走,只懇求:“你讓他們先走……讓他們不要看我!”

          他皺眉看著無法控制情緒的她。

          時音崩潰了,用已經哭得不能分辨出原聲的嗓音跟他講:“你沒趕上……”

          ……

          “他們全看到了……你沒趕上……席聞樂……”

          4

          他把她送到別墅,她下車后自己上樓,把房門鎖了。

          她不肯說別人到底看到了多少,也不肯回憶關于這件事情發生之前的一點一滴線索,后來是芝愛告訴的他。

          “半裸,幸好有頭發遮著,但是,”她頓了頓,說,“哪個男人看見了不會對姐有想法?!?/p> ……

          “還有你們的一段視頻,只放了前兩分鐘,沒有過火,但誰希望自己那種私人的樣子被別人看到,而且是一整個自己學校的人?!?/p> 席聞樂坐在沙發上,一直沉默,臉一直板著。

          時音鎖了自己一個晚上,晨早的時候他用鑰匙開門進去,在浴室間找到正要用剪刀剪掉頭發的她,把剪刀從她手里拽掉,抱著她按回床上,她喊:“他們都認識我!”

          “不去學校了!”

          “他們的手里都有我的照片,他們把我拍下來了……”

          “沒有,我拿回來了?!?/p> “沒用的!”她的反應出乎他意料的劇烈,掙脫不開他,埋著他的手臂哭,“他們把我的樣子記在心里,看著我,想象我,他們用眼睛一層一層把我從里到外掃個透,嘴上不說但心里早就已經把我的衣服都***,這種感覺就像被***你知道嗎!”

          她說出了“***”這個詞,說完后吸一口氣,安靜了但精神狀態更差了,在他懷內喘著氣,一哽一哽地說:“他們……把你逼到沒有出路的地方,圍著你,用眼睛掃視你,撕開你的衣服,想象著在逼仄的角落里一次次地侵犯你……”

          席聞樂盯著她這近乎出神的狀態,她說著說著情緒更兇猛,用雙手揪住他的衣領問:“為什么我的生活比電影還殘酷……為什么??!”

          撕心裂肺。

          ……

          這樣鬧了三個小時,最后好不容易哭累,席聞樂把她哄睡。

          學校里的事情他也在處理,照片和視頻的散播被死死截住了,多媒體大廳講座開始之前的監控視頻也被調出來了,他有條不紊地控制著一切,越冷靜,反而越讓人感受出他平靜表皮下即將釋放的殘忍,粗暴。

          阿蘭與阿冰將別墅里所有尖銳的金屬物質都收起來,以防時音翻到后再傷到自己。

          他站在拉上窗簾的昏暗的房間里,看著床上的她。

          又是在一陣哭鬧之后精疲力盡睡著的,她的睫毛都還濕著,枕邊的手指不時帶著睡意抽動,呼吸不均勻,時快時慢。

          他看了她很久,等她睡深才出房間,輕闔上門,一步步下樓梯,坐到客廳的沙發上。

          芝愛抱著膝坐在另一邊,這幾天來她也快撐不住了,用額頭抵著膝蓋,一聲不吭。

          席聞樂倒了一杯茶。

          茶水滾燙,他提著杯沿,慢慢地搖著,喊:“芝愛?!?/p> 她疲憊地往他看。

          他依舊搖著茶杯。

          客廳的落地鐘咚咚敲響,一聲比一聲沉重,已是黃昏,光線被玻璃窗分割成一條條斜映進空間,空氣壓抑,呼吸沉重。

          “你姐,是不是被***過?”

          5

          ……

          ……

          多年之前。

          那個時候,全市的報紙都登了關于他的金融詐騙案。

          那個時候,是梅雨季節,窗外從早到晚都是雨,濕得手心都能捏出水來。

          天邊滾幾聲輕雷,芝愛快速趕在初中校舍樓梯間。

          正是下課時間,學生走動頻繁的教學樓陽臺上,時音帶頭從班級前門出來,她站穩回過身,跟著的一排女生圍到她周身一圈,相互間敵意頗濃,周遭學生悉悉索索地觀望。

          那個時候,她和芝愛還姓鐘。

          女生們開口第一句便喊她全名,舉著手里的錢包大聲說:“鐘時音,你就說吧,偷了多少?”

          “該搜的你都搜了,錢呢?”她將雙手插在外衣的口袋中,沉著地回。

          “什么該搜的搜了,最該搜的就是你衣服的口袋!“

          “還有裙子的口袋!“

          “還有你那不知道躲哪里去了的妹妹!”

          女生們環著圈一個一個地講,氣勢咄咄逼人,時音站在中間聽,最后盯向拿著錢包的女生:“我說過了,可以搜,但你把所謂我和芝愛偷班費的證據拿出來,沒有就休想碰到我們一根頭發?!?/p> “鐘時音!全班就你跟你妹妹沒繳班費!整個中午也就你跟你妹妹待在教室,上午班費還齊著呢下午就少了百八十!”

          “百八十?!睍r音近乎冷笑著重復。

          “你們家不欠債厲害著么!”旁有女生直喊。

          “那我也不稀罕這百八十?!彼苯觽阮^回。

          “還裝清高……”拿錢包的女生搖著頭嗤一聲,口氣里滿是對時音無可救藥的態度,脾氣也爆發了,啪地一聲將錢包丟地上,“誰特么不知道啊鐘時音,你不就長得好看么,不就從小家境好么,你知不知道我很看不慣你!”

          “自卑?!睍r音步子一點都不退,干脆利落地評價她,再一一看向周圍女生,“懦弱,盲從,善妒,裝腔作勢!”

          “鐘時音你別以為我們都不知道你在學校收錢跟人上床!八百元做一次不要臉!”

          女生喊完的那一刻就被從后沖來的芝愛抓住衣領推倒在地,時音快速扶住墻壁,整條走廊瞬間混亂,她皺眉看打滾在地上的兩人,女生大罵***,而芝愛狠狠抓住對方頭發:“神經??!撕爛你嘴巴!”

          四周女生尖叫著一擁而上,時音立刻從人堆中護芝愛,手臂被人用力拉扯,芝愛則死死抓住那女生不放,誰扯時音她就打誰,打得雞飛狗跳。

          ……

          時音和芝愛都掛了彩,花一刻鐘清理完畢后坐在教務主任的辦公室里,主任掛完電話,嘆氣說:“你們兩個先回家,已經給你們的家里打過電話了?!?/p> 沒說別的,大概覺得姐妹倆已經夠慘了,芝愛起身了,但是時音不動,她坐在原位,冷靜地講:“學校里有人在散布對我人格造成侮辱的不實謠言,我希望學校能處理?!?/p> “什么謠言?”

          頓兩三秒,時音看向主任:“我與異性***?!?/p> “你有嗎?”

          “沒有?!?/p> “好,”主任點頭,將手放進褲袋,又沉沉地嘆出一口氣,“我會去查實散布謠言的人是誰,你們兩個先回家吧?!?/p> 時音又在原處坐了一會兒,深呼吸壓下情緒后,與芝愛一同出辦公室。

          辦公室外,同樣掛了輕彩的女生們靠著墻罰站,她們瞪時音與芝愛,主任扣門框:“你們幾個,進來。

          女生們依次走進辦公室。

          ……

          由于是早退,校外幾乎沒有人流,校門在身后隨著吱嘎吱嘎沉重的聲音合攏,門衛隔著鐵門看著她們,看了一會兒,就進去了。

          時音面對陰沉的天空,吸一口氣。

          接著,沿著馬路慢慢地走,邊走,她邊牽起芝愛的手:“疼嗎?”

          “還想再打幾下?!?/p> “下次不要這樣了?!?/p> “下次還要這樣,活該,她們?!?/p> 姐妹倆走啊走,漸漸地下起雨來,雨挺涼的,時音拉著芝愛靠著白楊樹下走。過了一會兒,一輛面包車緩緩從后駛上來,司機搖下車窗,問:“要不要送?去哪里說個價錢?”

          時音往他看,那時候雨已經很大,噼里啪啦地打在面包車頂與她和芝愛的衣領上,她們站在校園的外面,車子停在馬路上,空氣里混合著白楊樹與泥土的味道。

          一切只屬于花季的青澀與美好,定格在這一秒。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受不了了高潮好快,我和隔壁的少妇人妻HD,粉嫩高中生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