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你的位置: 桑德閱讀網 > 都市 > 心行:中國知識精英的那點心事兒2
          《心行:中國知識精英的那點心事兒2》最新章節 心行:中國知識精英的那點心事兒2柳宗元李懷光全文閱讀

          心行:中國知識精英的那點心事兒2 熊顯華

          主角:柳宗元李懷光
          主角是柳宗元李懷光的小說是《心行:中國知識精英的那點心事兒2》,它的作者是熊顯華寫的一都市類小說,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講述了他們,是公認的時代精英,有著不同尋常的人生經歷以及波瀾壯闊的命運起伏。這,無一不與他們的書生意....
          狀態: 連載中 時間: 2022-05-07 15:44:5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1

            據說,陸游的出生很有名堂,他的母親在臨產前夜夢見了北宋著名詩人秦觀。這跟韓愈有點相像,韓愈說他夢見了李白,興許古人都喜歡做這樣的夢。秦觀字少游,陸游的父親陸宰干脆就那秦觀的名字做文章,陸游的名字就是這樣來的。

            和李白一樣,陸游也玩炒作這一手。陸游說他的祖先是楚國狂人接輿陸通,接輿陸通是誰?就是那個“鳳歌笑孔丘”的牛人。(李白《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但光有這個祖先還不夠牛皮,畢竟這太遙遠了,誰信??!所以陸游又說一個年代比較近的,是誰呢?大唐丞相陸贄??赡荜懹斡X得這樣說還不夠,他又聯合自己的老師曾幾,說他的祖先是晉代的陸機和陸云。

            陸游這樣為自己身上貼金,無非是想擴大自己的名氣。但是,他老師曾幾也跟著扯牛皮,這就讓人有些想不通了。不過,細細想來,曾幾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陸游傳承江西詩派的衣缽。江西詩派牛叉??!他們的師祖爺就是大名鼎鼎的詩圣杜甫。偏偏陸游這個人思想有些獨特性,不想受人擺布自己的理想。那么,陸游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陸游想過做名隱士,更想做政治家。做隱士這個很好理解,古人常干這事。做政治家這可不是就憑嘴說說,那可得有真本事才行。陸游說他想做政治家也并不是空穴來風,因為他的祖父陸佃很了不起。陸佃曾經跟隨著名宰相王安石學經,擔任過禮部尚書、吏部侍郎等重要職務,后來,在黨爭中受蔡京的排擠,被罷為中大夫知亳州,有著作二百四十二卷,成為陸氏家學。

            大家可能要問了,這陸氏家學有多牛?其實,要是想想我們熟知的曾國藩家訓就知道了。陸氏家學的確讓陸氏的子孫受益頗多。比如,陸游的父親陸宰,他就做過淮西常平使者,直秘閣、淮南計度轉任副使。陸游有兄弟四人,他的兄弟都做上了知州、通判一類的職務。如此一來,似乎注定陸游也是一個牛叉的人物。

            關于陸游的出生地,按照他的說法是越州山陰。其實,陸游是在父親陸宰調回京城的路上,一家人由楚州至汴京,坐船經過淮河時生的。當時,一家人遇到連續的狂風暴雨,船無法航行,為了安全便在岸邊??肯聛?。就在金人揮師南下大舉進攻宋朝的十天后,陸游在船上出生了,這一天為宣和七年十月十七日,即公元1125年。不過說來也怪??!陸游一出世,一直不停的狂風暴雨竟然立刻就停了。

            這還了得,古人都挺相信天象的,往往牛叉人物出世,都會伴隨有異常的現象發生。陸游的出世,是不是也寓意了大宋王朝的風雨飄搖呢?或者說,這對陸游來說,會不會不是一個好兆頭?出生的那天,風雨大作,船在湍急的河流中晃蕩不已??纯搓懹蔚囊簧?,就像他出生時的情形一樣,始終生活在風雨飄搖之中。對此,陸游的心里可是極度的哀怨,他說“我生學步逢喪亂”(《三山杜門作歌》)。

            陸游說這話不是亂說,事情真的是這樣:在陸游出生后的第二年,一場猛烈的暴風雨將大宋摧殘得支離破碎,金兵攻陷北宋首都汴京。陸游的一家不得不東奔***,在饑餓與惶恐中歷經千辛萬苦才回到老家山陰。

            公元1127年5月,宋欽宗的弟弟康王趙構在南京即位,改元建炎,史稱宋高宗。這是南宋王朝的第一個皇帝,換句話說,陸游身在南宋了。由于陸游是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中成長的,再加上他受到父輩們的影響,比如陸宲,陸宲當時為提舉京畿常平等事,身在陳留,他的主要職責是管理地方財政。但這個陸宲非常了得,在金兵直逼東京的時候,有一股金兵侵入陳留,金兵的厲害讓宋朝的很多官員和士兵都感到害怕。那么,理所當然,頭腦里反應的第一個字就是“逃”。

            陸宲這個人不信邪,你們要逃是你們的事,我可不逃,我要給金兵一點顏色瞧瞧。說干就干,他召集了戍守燕山的軍隊和當地的民眾,在他的嚴格有效的訓練下,軍隊的戰斗力大大提升,士氣高漲。這支軍隊守住扼要關口,金兵硬是奈何不了他們??上У氖?,陸宲后來被宋欽宗給罷官了,理由很簡單,投降派占了主流。被罷官的陸宲貶回到了老家山陰,過上了閑居的生活,知道陸游24歲得時候,他才去世。換句話說,陸游在這20多年的時間里,深受陸宲的影響。每每陸宲將其當年的壯舉,以及金兵的殘暴,這讓陸游是熱血沸騰,恨不得立刻上戰場,跟金兵好好戰斗一番。

            現在有兩個問題是,首先,你得有本事在戰場上跟金兵對仗,也就是說你得有武功。其次,光有武功還不行,你還得動策略,也就是說你得能文。這兩樣加起來,那可就厲害了?,F在我們來回答第一個問題,陸游會不會武功。答案是肯定的。有證據嗎?有,陸游的父親陸宰曾經“落草為寇”,在東陽有一支民間組織的抗金隊伍,老大名叫陳彥聲。陸宰為了一家老小的安全,再加上這個陳彥聲也是抗金的,所以就去投奔了他,陳彥聲一聽大名鼎鼎的陸宰要去投奔他,高興得不得了。把陸宰一家大小安排得妥妥當當的。從此,陸宰一家就在陳彥聲那里住了三年。在這期間,陸游從一個6歲的小男孩成長為9歲的小少年了。陸宰除了交陸游讀書寫字,剩下的時間就跟那幫抗金義士們舞刀弄槍去了。這是一點。

            另外一點,陸游曾說自己最擅長武藝的是劍術,他在詩文里寫道自己“學劍四十年”(《醉歌》)“切勿輕書生,上馬能擊賊”(《太息》)?;蛟S你會認為,光說不練假把式。陸游可不是嘴巴說說而已,他曾鎮定自如的一槍賜死猛虎。

            那文這方面,陸***不行呢?行,陸游說他“讀書三萬卷”(《醉歌》),當然,這些書肯定是比較全面的,僅是那陸氏家學就了不得了,而且,陸游還熟讀兵書。因此,陸游是一個能文能武的全才。既然陸游這么了得,他是不可能一直呆在老家的,他要實現他的人生價值。于是,陸游開始了答案之路。

            我們不禁要問,陸游答案順利嗎?不順利,不是他自身才學的問題,而是他運氣不好,碰到了大奸賊秦檜?,F在,擺在陸游面前的有兩條路,要么順應秦檜跟著他走,保管你陸游吃香的喝辣的,成為有車有房有美女一族;要么跟秦檜對著干,你走你的主和路,我走我的主戰路線。陸游會選擇哪一條呢?毫無疑問,肯定是第二條路。這么一來,首先陸游面臨的第一個大問題就是站隊的問題,這個問題沒解決好,那你答案之路肯定不順當。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陸游的老師曾幾跟秦檜有矛盾。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來,曾幾不但是江西詩派的傳人,他還主張抗金,不但他主張抗金,他的哥哥曾開也主張抗金,這哥倆都看不起那些投降派。有一次,秦檜跟曾開在一起聊天,曾開故意問秦檜,說丞相大人??!您覺得宋朝跟金國之間應該是什么關系呢?秦檜當時正在積極主張紹興議和,可能沒聽出曾開問這話的弦外之音,就隨口回答說,宋朝和金國的關系嘛,不就是高麗和宋朝的關系么。高麗和宋朝又是什么關系呢?是朝貢關系,高麗想宋朝稱臣,每年都要拍使臣向宋朝進貢的。換句話說,這是小弟與老大的關系。秦檜這樣說,分明就是主張大宋向金國稱臣了。

            曾開一聽,頓時大怒,說,像你這樣奴顏婢膝之人,我可不敢聽從您這樣的教誨。說完,拂袖而去。秦檜這才醒悟過來,原來曾開是在拿自己開涮,諷刺自己,氣得兩眼直冒火。秦檜一生氣,后果很嚴重,曾開和曾幾這哥倆都被罷了官。后來,曾幾曾到陸游的老家山陰來拜訪陸宰,陸游造就聽說曾幾的大名,當即就拜他為師。有了這樣一位老師,陸游的名氣很快就大了起來。同樣,有了曾幾這位老師,那陸游跟秦檜就存在著一種很微妙的關系,秦檜很有可能從中作梗。

            事實證明,陸游連考兩次都沒考上。這跟秦檜脫不了關系。更何況,陸游自己也是跟秦檜對著干。比如,岳飛慘死風波亭這件事,對陸游的震撼是非常大的,我們從陸游寫的關于岳飛之死的詩篇中可以看出他對秦檜有多么的憤恨。對此,我試舉一例,“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遺老不應知此恨,亦逢漢節解沾衣?!保懹巍秳δ显姼濉肪矶撸?

            陸游的這兩次答案失敗,并沒有使他灰心喪氣,十年后,那時的陸游29歲,他再次來到臨安參加答案。這一次,陸游會成功嗎?

            陸游參加的第三次答案與前兩次不同,這一次是鎖廳試。什么是鎖廳試呢?就是朝廷根據你祖上做官的功德,你后代直接入朝為官,這是典型的“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另外,如果有現任官銜的也在其中。陸游的祖上有不少人都是做過官的,所以陸游就有這樣的資格參加鎖廳試。不過,陸游想要直接就進入朝廷做官,恐怕行不通。因為,陸游父親入仕的官職并不高,再加上有秦檜這根攪屎棍,估計陸家曾經有的功勞都被他整沒了。如此一來。陸游只有通過科舉這條路才能入朝做官了。

            有人可能要提出疑問了,你這樣說不是前后矛盾嗎?并不矛盾,因為陸游在這次答案之前,他已經是一個候補的登仕郎,屬于九品官,只是這個九品官為虛銜。陸游雖然祖上的功勞被秦檜弄沒了,但陸游有一個登仕郎的頭銜掛在那里,這個你秦檜沒法給整沒了。那么,陸游是可以參加鎖廳試的。

            以陸游的才學,這次鎖廳試絕對是十拿九穩。但他這次運氣更背,他自己也清楚,真是霉起冬瓜灰了。秦檜這老不死的,自己已經權傾朝野了,他還不滿足,還要讓他的孫子也跟他一樣。這爺孫倆一個是大攪屎棍,一個是小攪屎棍,真是配絕了。秦檜的孫子秦塤在答案前就跟他爺爺放話了,說,爺爺,這次我可一定要是第一名,要不那些讀書人會看不起我的。秦檜拍了拍孫子的肩膀,說,孫子??!放心吧,有你爺爺在,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完了,陸游這次又沒希望了。但陸游不怕,我答案的文章該怎么寫還怎么寫,我就是要彰顯我的主戰路線。估計秦檜牙齒都要笑掉完了,陸游啊陸游,你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我還不信死豬會飛天?

            俗話說否極泰來,陸游這次是有驚無險,秦檜這次失算了。主考官是一個有眼光有膽識的“好好先生”,此人名叫陳之茂。陳之茂不信邪,你秦檜再怎么攪和,我不買你賬,咋地!陳之茂一看陸游的文章,哇塞!好??!簡直太好了!這樣的人都不是第一名,那豈不是扯淡嘛!于是,大筆一揮,陸游第一名,秦塤第二名,讓你一輩子在文人面前低人一等,嘿嘿!古代有這樣的觀念,如果你不是進士出生,就算你的官再大,給人的感覺也是低人一等。還別說,陳之茂這招技術含量起碼值四個加號。

            答案結果一公布,秦檜跟秦塤氣得吐血,秦塤在他爺爺面前打發脾氣,爺爺,你不是說十拿九穩嗎?怎么給陸游這小子得了第一名?秦檜說,媽的,這個陳之茂敢壞我好事,我要讓他沒好果子吃。乖孫??!你也別灰心,不是還有殿試嗎?我要讓陸游這小子過不了殿試。

            秦檜想了什么招呢?他跟宋高宗說了陸游一大堆壞話,說陸游就是仗著自己有點才,成天就是拉幫結派,到處跟人說怎么恢復中原,搞得人心惶惶,這樣對朝廷政局的穩定是大大的不好哇!再說了,這朝廷又不是陸游的,憑什么他陸游說了算?大宋江山可是您在當家??!您是老大??!秦檜這樣說,那陸游死定了。果然,陸游殿試沒通過。而主考官陳之茂也因此被秦檜陷害,罷了官,本來秦檜還想弄死陳之茂的,不過他沒機會了。因為,秦檜在這次答案的第二年就嗝屁了。

            不過,陸游通過這次答案也并非一無所得。他在殿試后名氣越來越大,并把自己這次答案的失利看成是一次壯舉。后來在《放翁自贊》中陸游自豪的說:“名動高皇,語觸秦檜?!焙芏嗳硕疾桓腋斀窕噬咸峄謴椭性?,不敢得罪秦檜,我陸游就敢。

            秦檜嗝屁后,一向主和的宋高宗突然改變了態度。難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難道突然變成硬骨頭了?不,這兩樣都不是。原因還在于秦檜當權時勢力太大,大到連皇帝都感覺害怕了,好不容易等到秦檜嗝屁,如今宋高宗總算松了一口氣,為了抑制主和派的勢力,他開始重新啟用主戰派的一些重要人物。

            也就是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陸游的老師曾幾重新出山了,被朝廷任命為禮部侍郎。陸游聽說后,自然興奮不已,他的春天要來到了??紙錾系氖∽屗陡凶约荷n老了許多,對此,陸游在《青玉案·與朱景參會北嶺》中這樣寫道:“老管人間齊得喪......我老漁樵君將相?!标懹胃晃唤兄炀暗呐笥颜f,我看慣了人世的炎涼,人生的得與失。兄弟??!你就要青云直上了,可我呢?讀了這么多年的書,練了這么多年的武,卻要在這鄉下靠打漁砍柴為生,我空有一身的本事,報國無門,我就要在庸庸碌碌中度過我的一生。陸游說這段話,無疑表達了自己悲觀的心情,同時也在害怕歲月的流逝,他稱自己是“老漁樵君”,一個“老”字凸顯了那悲涼的心境。此時的陸游才34歲而已,年齡與心境的落差彰顯了陸游的心態極不樂觀,同時也透露出陸游對功名的嫉妒渴望。如今,他的老師曾幾出山了,陸游自然會感覺自己的春天要來了。

            心動不如行動,就在秦檜嗝屁的三年后,陸游決定毛遂自薦。當然,能夠毛遂自薦的人肯定是有兩把刷子的,同時還需要朝中有人才行。否則,即便是你有那個勇氣去毛遂自薦,成功的機會也不大。陸游之所以敢去毛遂自薦。主要有以下原因:

            1.陸游不是一個草包,他是一個文武雙全的知識精英。

            2.陸游功名心太重,不甘心就這樣做一個老漁樵君。

            3.陸游的內心深處一直沒忘記收復中原。

            4.陸游的老師曾幾在朝中做大官。

            有了這四點原因,陸游在毛遂自薦后收獲不小,被朝廷任命為福州寧德縣的主薄,兩年后,36歲的陸游被調到京城臨安,擔任赦令所刪定官的職務,這個職務主要是負責編篡已經公布的法令。過了一年,37歲的陸游被調往大理司直兼宗正薄,這個官說白了就是有點類似史官那種,只不過是專門為皇家編纂而已。陸游在短短的幾年連升三級,總算是好運來到。當然,這肯定與他的老師曾幾的推薦有直接關系。

            按理說,陸游這次應該好好的干好本職工作,做出點成績來,然后再伺機向宋高宗進言,希望能委以重任,實現馳騁沙場的夢想。但偏偏陸游太心急了,他等不了那么長的時間,他恨不得馬上就能跟金兵好好較量一番。那么,機會來了嗎?來了,陸游以他“位卑未敢忘憂國”(《病起書懷》)的情懷當著宋高宗的面做了一件極度惡心又讓人匪夷所思的事。

             2

            陸游到底做了什么事呢?陸游自從到京城做官后,成天“不務正業”,隔三差五的去騷擾皇上,而且一次比一次騷擾的厲害,不僅如此,陸游還哪壺不開提哪壺,皇上討厭什么,他就專門說什么。有一次,陸游在去之前,心里琢磨著這次一定要給皇上來一個特狠的,否則皇上老是記不住當年金兵入宋的恥辱。

            這件事陸游在《十一月五日夜半偶作》中有記載,“后生誰記當年事,淚濺龍床請北征?!痹瓉?,陸游是要讓宋高宗御駕親征。前幾次陸游不過是提醒皇上不要忘了收復中原之事,這一次來了一劑猛藥,那宋高宗受得了嗎?

            我們來看陸游是怎樣騷擾他的,陸游一臉悲憤的表情站在宋高宗面前,說皇上??!這次您一定要御駕親征,只有這樣前方的將士們才能同仇敵愾。如果您不放心,我陸游愿意做您的馬前卒,誓跟金人戰斗到底!陸游越說越激動,居然哭了起來,這還不算,哭著哭著流鼻涕了,陸游也不怕惡心,那眼淚跟鼻涕流得嘩嘩的!在擦拭的時候不小心甩到了唐高宗的龍椅上。我靠!這不是要命嘛!宋高宗被陸游這么一搞龍顏大怒,你陸游簡直是太過分了,這么不講究衛生,這么不顧一個文人的身份,成何體統!盡管宋高宗是氣得雙手發抖,可陸游呢?不管這些,還在那哭著說,皇上??!您一定要御駕親征,御駕親征……我陸游甘為馬前卒!

            這就是著名的淚濺龍床事件。據說,這事鬧得非常大,朝廷很多官員都說陸游這小子是不是瘋了。當然,也有看笑話的,不過想起來也的確挺好笑的,你陸游好好說不行嗎?干嘛弄得又是眼淚,又是鼻涕的,還甩到龍椅上。在這里可能有人要問了,陸游如此膽大妄為,宋高宗不殺他嗎?沒有,即便是宋高宗想殺陸游,他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殺他。因為,殺陸游就等于殺那些跟陸游一樣的主戰派。宋高宗不會傻到這個地步。那么,剩下的辦法就是貶謫,古代皇帝都愛干這事,對那個官員看不順眼,貶唄!反正有那么多偏遠荒涼的地方,夠你喝一壺的了。好在宋高宗只是把陸游貶回老家去了,要是像柳宗元那樣,陸游可真是死路一條了。所以說,宋朝的皇帝對文人還是挺寬宏的,要換了其他朝代,陸游早就沒命了。

            除了這件事讓宋高宗很是不爽外,陸游還有不少觀點都是跟宋高宗對立的。比如,陸游一直都認為南宋的都城不應該在臨安,而應該在建康。以前是沒法,現在局勢比以前好多了,不應該在江南這個花紅柳綠,消磨斗志的地方長期呆著。陸游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這樣的觀點他都可以直言不諱。當然,陸游敢這樣說也是有原因的。原因在于朝廷曾討論過都城的問題。主和派認為應該就在臨安,而主戰派認為應該在靠近宋金邊界的地方。像宗澤就覺得應該在東京,東京保衛戰的牛叉人物李綱認為應該在陜西關中一帶,或者湖北襄陽,如果這兩個地方都不行,那就只剩下建康了。在這里,我說一下建康,既然陸游認為建康是都城的最好之選,理由是什么呢?

            1.建康歷來是被公認的帝王之都。這個無需多說。

            1.建康城池穩固,城高三丈。而且依靠長江,有長江的掩護,進可攻,退可守。

            2.占領了建康,可以控制富庶的江南。

            3.建康西北兩面都有長江可依,又有鐘山龍盤、石關虎踞之勢。

            盡管選擇建康作為都城有這樣大的好處,可宋高宗就是不同意。原因是什么呢?我認為有兩條:一是臨安“太好玩了”,能讓宋高宗流連忘返。據說,宋高宗當年丟棄百官置老百姓于不顧逃跑的時候,遠途經過不少地方,唯獨臨安讓他是心醉不已。臨安多好??!有詩為證,“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林升《題臨安邸》)。二是臨安靠近東海,一旦發生戰爭,宋高宗可以坐船逃跑。這小算盤打得挺響的,連退路都想好了,從海上逃,如果有飛機的話,估計毫不含糊的從空中逃跑。你說,像這樣一個皇帝,陸游能實現他的政治理想嗎?難,難上加難。不過,別以為從海上逃就是最好的,雖然金人對海戰不感冒,但是,如果在海上呆久了也是要出問題的。最直接的一個問題是,吃什么?即便是人家不敢來追你,餓也得把你餓死。還別說,這樣的悲劇還真的發生過,而且就發生在南宋。公元1279年,南宋的最后一個皇帝叫趙昺,他被蒙古人一直追到了海上。原來,南宋軍隊在崖山海戰中被元軍打得稀里嘩啦,全軍覆滅。有個叫陸秀夫的人背著八歲的趙昺逃到海上,結果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沒有辦法,就抱著趙昺一起投海自盡了。

            陸游卷起鋪蓋回老家山陰后,一呆就是三年?,F在有一個問題出來了,陸游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要皇上御駕親征,那皇上去了嗎?宋高宗原本打算從海上逃的,在紹興三十一年,即公元1161年,這一年的五月是宋高宗的生日,金國的完顏亮派使臣前來祝賀,這幫使臣可不好伺候,他們不但傲慢無禮,而且還借著祝賀之際,要求重新劃分宋金兩國的國界,怎么個劃分法呢?長江以北的地盤都歸金國。如果不答應的話,那后果會很嚴重。

            宋高宗嚇慘了,如果答應的話,那以金國的狼子野心,以后還會要得更多,不答應的話又怕金國一生氣,說不定連臨安也呆不下去了。這金國的使臣也夠壞的,他們還說宋欽宗已經嗝屁了,從精神上刺激宋高宗。宋高宗果然入局,當場就哭了起來。

            在宋高宗的潛意識里,他想到的就是逃,從海上逃。但當時的丞相陳康伯堅決反對,決定跟金國較量一番。誰來做主將呢?此時的宋朝幾乎找不出像樣的將帥之才,唯有一個已經年老得不行的劉锜還勉強可以。就這樣,劉锜擔任了統領淮南、江東以及浙江一帶的兵馬,準備跟完顏亮較量一番。其實,宋軍完全可以打敗金軍的,只是宋軍的了“恐金癥”,所以戰斗力大大下降了,結果宋軍是大敗。陸游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淚濺龍床請北征”的。

            宋軍一失敗,宋高宗更是嚇得不行,我說從海上逃吧,現在還不逃就沒機會了,我這次是真的不管你們了,我馬上收拾行李就走。丞相丞相陳康伯氣得不行,說就知道逃,現在就算皇上您逃,你這樣棄百官于不顧,萬一發生危險,誰來保護您?說白了,連一個給你擋“槍子”的人都沒有。陳康伯為了穩定人心,把自己的一家老小都接到了臨安,以表示抗戰到底的決心。同時,陸游的老師曾幾也上樹宋高宗,給他打氣,做好充分的迎戰準備。前面說到陸游不是因為“淚濺龍床”而被罷官了嗎?陸游回去后沒閑著,隔三差五的跑到他老師曾幾那里說要到戰場上跟進軍廝殺一番。

            在主戰派的努力下,抗金情緒高漲,宋高宗的情緒才穩定下來,終于決定頒布親征命令。宋高宗的運氣有點好,他還沒動身呢?前線的宋軍就打了個打勝仗,取得了采石磯大捷。宋軍的這次勝利意義重大,最顯著的一點就是讓宋軍覺得金兵也也不是不可戰勝。之后,宋軍戰勝的消息不斷傳來,最后收復了西京。陸游挺遺憾的,他沒能親自上戰場殺敵,西京收復后,他激動的寫下了《聞武均州報已復西京》一詩,在詩中他這樣寫道:“白發將軍亦壯哉,西京昨夜捷書來。胡兒敢作千年計,天意寧知一日回?!?/p>  陸游將金人稱之為“胡兒”,說你們這幫“胡兒”也太自不量力了,竟然想著長期占領大宋的國土,現在你們遭報應了吧!是天意讓你們大敗,是天意讓我們大宋取得勝利。陸游為什么將這次勝利稱之為天意呢?其實,這次宋軍能夠勝利,還真的是沾了天意的光,金人在進攻宋朝的時候按理說應該是齊心協力才對,但偏偏在這節骨眼上鬧內訌。陸游在詩中提到的白發將軍就是當時在均州的知府武巨,他趁金人鬧內訌的時候,率領軍隊向北方進軍,一舉攻下西京。

            那么,這次宋軍取得了這么大的勝利,對陸游的命運有沒有改變呢?可以說,只要宋高宗在位,陸游想要翻身幾乎不可能,因為宋高宗很不喜歡理由的那張嘴。他討厭陸游隔三差五的給他說抗金的事。這么說來,只有宋高宗不做皇帝了,然后下一屆的皇帝如果又不像宋高宗那樣,陸游才有可能翻身。

            還沒說,機會真的來了,來得有些讓人笑意不已。為什么這樣說,宋高宗應該是最高的決策者,但在戰后任命官員的一件事中,讓他丟盡了面子。具體說來是這樣的,這次宋軍能取得勝利主戰派功不可沒,因此主戰派的實力大增,宋高宗親自任命楊存中為江淮宣撫使,被他們給否決了。這還了得,皇帝說話都不作數了?主戰派為什么要反對楊存中為江淮宣撫使呢?

            我個人認為是楊存中的性格所致。楊存中雖說是楊家將的后代,也曾戰功顯赫,但是這個人為人謹慎,對宋高宗惟命是從。為人謹慎沒錯,不過,對宋高宗惟命是從這點就跟主戰派有沖突了。為什么這樣說,你想想,宋高宗是什么人??!一遇到事就想著逃,讓江淮一帶的軍權給只會對宋高宗惟命是從之人,那可就麻煩了。因此,出于“一種安全考慮”,主戰派是不會同意楊存中為江淮宣撫使的。

            宋高宗覺得自己很沒面子,這簡直是對他極大的侮辱。為了挽回面子,找個臺階下,宋高宗決定禪位,將皇位讓給了太子趙眘。紹興三十二年六月,即公元1162年,太子趙眘即位,改元隆興,史稱宋孝宗。

            宋孝宗即位后,陸游是激動萬分,以前在他老爸的手下干得很是窩火(宋孝宗趙眘并非宋高宗趙構的親生兒子,而是他的養子,關于這一點,這里不再詳述。)上不了戰場就罷了,還要被貶官,這太讓人壓抑了。后來,陸游曾作詩表達當時的激動心情,“嗚呼!橋山歲晚松柏寒,殺身從死豈所難!”(《三山杜門作歌》)

            陸游說,我這心是經過風雨的摧殘歷練,會像松柏一樣堅貞不屈,只要您孝宗皇帝一句話,我陸游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都不怕。既然陸游如此這樣激動,那宋孝宗的反應如何呢?

            每個皇帝即位為了籠絡實力,都會提拔跟隨自己的一批人。宋孝宗也不例外。他要啟用一批有實力,有才華又值得信賴的人?,F在有一個問題是,陸游只不過是一個很小的官,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小臣疏賤”。一個跟皇帝關系疏遠的小官,怎么就被宋孝宗給看上了呢?陸游能被宋孝宗看上主要有以下三點:

            1.朋友哥們上司的極力推薦。陸游的朋友周必大在宋孝宗面前時常說起陸游。周必大的仕途比較順利,最后做到官居丞相,被封為益國公,他非常關照陸游,特別是在宋孝宗即位后。與之同時,陸游的上司史浩和黃祖舜也大力推薦陸游。史書記載,“善詞章,諳典故”。(《宋史·陸游傳》)

            特別是史浩,這個人很牛叉,他是宋孝宗的老師,更重要的是他為趙眘能立為太子有汗馬功勞。在完顏洪亮舉兵南侵的時候,趙眘曾上書要求上戰場,這無疑犯了他老爸宋高宗忌諱。因為,當時宋高宗是決定御駕親征的?,F在你趙眘上書要求上戰場,是不是有其他的企圖??!果然,宋高宗十分生氣,這時史浩跟趙眘出了個主意,說你趕緊再寫一份奏章表示謝罪,說自己這樣做沒別的意思,是為了跟隨父皇的御駕親征,為父皇的安全考慮。宋高宗看了奏章后,轉怒為喜,并把趙眘呆在身邊去了建康,之后又立他為太子。

            2.陸游有真才實學。這個無需置疑,陸游才學那絕對是很牛皮的。再者,他還是曾幾的得意門生,在詩壇的影響力可不小。有一次,宋孝宗問周必大,說當今詩人里面,有誰比得上李白??!周必大回答說陸游。大家可能覺得這個周必大是不是信口開河,為了朋友吹牛皮。還真不是,陸游有一個外號叫小李白,在宋朝,作為一個詩人,陸游的地位絕對是跟李白在唐朝時一樣的。連同時代的朱熹都很佩服陸游,在《答徐載叔賡》中有這樣一句話,“近代唯見此人,為有詩人風致”。朱熹說在他認識的人里面,只有陸游才是稱得上風范與氣質二合一的詩人,并說陸游的詩“在今當推為第一流”。(《答鞏仲至》)此外,陸游在歷史方面也是行家,他曾撰寫了著名的《南唐書》。

            宋孝宗在召見陸游的時候曾對陸游進行全方面的考驗,問及的內容涉及詩文、歷史、政治以及軍事,陸游對答如流,觀點獨到?!端问贰り懹蝹鳌酚涊d,“力學有聞,言論剴切”。

            3.陸游絕對值得信賴?!皹蛏綒q晚松柏寒,殺身從死豈所難!”,這樣的話不是誰都說得出來的。盡管這首詩是陸游在宋高宗和宋孝宗死后才寫的,但這絕不影響到陸游說這句話的真誠性。我們縱觀陸游的一生,便可知道。

            這樣說來,陸游絕對是宋孝宗即位后會重用的人選之一了。確實如此,宋孝宗在召見陸游后,便被直接賜為進士,不用通過科舉答案就及第。獲得這樣殊榮的在宋孝宗時期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陸游,另外一個就是尹穡。對此,《渭南文集卷五·辭免賜出身狀》記載,“惟是科名之賜,近歲以來,少有此比:不試而與,尤為異恩”。這說明了什么?至少可以說明宋孝宗對陸游是多么的信任,不用答案直接就及第了進士。

            此外,宋孝宗在即淳熙十六年,即公元1189年,親自下旨任命陸游為禮部郎中,屬于正六品。這是宋孝宗禪位前任命的最后一位官員,如此恩待陸游,可見宋孝宗對陸游是多么的看重。

            那么,陸游在宋孝宗期間有沒有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呢?他不是一直主張抗金,收復中原嗎?宋孝宗會不會像他老爸一樣主張“求和”呢?

             3

            可以說,宋孝宗是南宋史上比較有作為的一個皇帝了。換句話說,宋孝宗跟他老爸宋高宗不一樣。對此,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

            1.在趙眘還是建王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當完顏洪亮舉兵南侵的時候宋高宗想到的就只有逃,而趙眘卻主動上書,說自己愿意親自率兵迎敵。他不信那個邪,金兵難道就真的是戰無不勝?

            2.趙眘即位后,勵精圖治。最直接的一點就是重用主戰派,任命他的老師史浩為右丞相,任命抗金將領張浚為樞密使,并將江淮一帶的兵權全部交予他。張浚在宋高宗時期,一直被排擠,宋高宗曾這樣說,就算我亡國,也不會讓張浚帶兵的。趙眘重用張浚表明了他主戰的決心。

            3.為岳飛父子***,追復岳飛的原官,厚禮改葬岳飛。同時,還四處尋找岳飛的后人,準備破格錄用。岳飛的影響力是讓金人害怕又佩服的,管岳飛叫爺爺,這樣一來金人就是孫子了。沒法,誰叫岳爺爺這么厲害呢?

            如此一來,可見這個宋孝宗確實跟他老爸不一樣。他上臺后,朝廷的格局一下子明朗了——主戰派掌權。于是,整個朝廷上下抗金情緒高漲。

            那么,陸游實現了他的政治理想了嗎?又或者他能到戰場上殺敵嗎?我們先看陸游在政治上有何作為。陸游曾上書要求遷都建康,并分析當前抗金的敵我形勢,同時主張重用西北人才。對此,《上二府論都邑札子》和《論選用西北士大夫札子》中有記載。此外,陸游還建議聯合西夏,牽制金國的力量??梢哉f,陸游的這些建議都挺好的,在為抗金北伐做準備。

            這樣說來,陸游的政治理想實現了?事情沒這么簡單,陸游這個人還是太書生氣了,他看不慣宋孝宗身邊的親信曾覿和龍大淵。這兩個人曾是趙眘沒當皇帝時的門客,也不知道這兩個人使了什么招,趙眘硬是寵信他們。都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此話不假。趙眘當了皇帝后,曾覿和龍大淵自然也得到了提拔。按理說,這沒有什么問題,但關鍵是這兩個人就是一坨屎,成天打著皇帝的旗號為非作歹,這讓朝中不少大臣很是看不順眼,但又礙于宋孝宗的緣故,不好說什么。偏偏陸游不信邪,我管你是誰??!就算你是老虎,我也要在虎口拔牙,何況你還不是什么老虎,只是一坨屎。只要機會來到,我就要讓你好看。

            還別說,機會來了,這個曾覿喜歡搞宮女,當然,他是不敢公開搞,這可是要掉腦袋的事。但有一次不小心給露陷了,當時宋孝宗舉行了一個內宴,去參加的都是一些親信的大臣,宴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有一個宮女就拿出了一張手帕,請曾覿給她題字。這就奇怪了,就算要題字也應該招宋孝宗??!干嘛找曾覿呢?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曾覿跟這個宮女關系不簡單,很有可能有一腿。曾覿不是傻子,他能當著皇上的面答應嗎?所以,曾覿就拒絕了。

            陸游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呢?原來,丞相史浩也參加了這次宴會,當時史浩就看出了這其中的端倪,宮女跟外臣搞成這個樣子,是很容易出亂子的,生一些孩子出來這倒是小事,弄不好還可能會泄露朝廷機密。史浩礙于皇上的面子,沒有當場揭穿。沒過多久,史浩在一次閑聊中,把這件事就告訴了陸游。陸游一聽,火冒三丈,這還了得?不好意思,我現在也不跟丞相你聊了,我有重要事情去辦。

            陸游找到了參政知事張燾,將這件事告訴了他。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了,陸游為什么不直接去面見皇上,直接參曾覿一本不就得了?其實,陸游在這件事上耍了個技巧,他知道自己的說話分量肯定不夠,畢竟這個曾覿是宋孝宗的寵信,如果自己貿然去說,宋孝宗多半不信。所以,陸游就找到了參政知事張燾,希望他能將自己的意見轉達給宋孝宗?!端问稀り懹蝹鳌酚涊d,“覿、大淵招權植黨,熒惑圣聽,公及今不言,異日將不可去”。什么意思呢?陸游認為曾覿和龍大淵二人居心叵測,仗著自己是皇帝的親信,培植黨羽,這種人如果不早點把他干掉,等以后翅膀長硬了,那可就麻煩了。

            于是,張燾就把陸游說的這件事告訴了宋孝宗。本來宋孝宗原本打算升曾覿和龍大淵的官的,現在一聽這事,臉色一變,說你是聽誰說的,張燾一看皇上臉色不對,就說是陸游告訴他的。陸游這下麻煩了,宋孝宗當時就說,我最煩那些在背后嚼舌根的人了,這陸游就是一個小人?;实垡簧鷼?,后果很嚴重,就這樣,陸游就被趕出了京城,為鎮江府通判。這就意味著,陸游從京城到了地方,離皇帝身邊就更遠了。

            當然,即便是如此,就說明陸游完全沒機會了?不,為什么這樣說,因為這個時期還是主戰派掌權,陸游還是有機會東山再起的。然而,陸游的運氣不好,主戰派在符離之戰的大敗讓宋孝宗抗金的決心動搖了,同時,主和派充分利用主戰派在符離之戰的失敗大做文章,這樣一來,不但右丞相史浩被罷免,左丞相陳康伯也被罷免了,之后,張浚也被罷了官。三個舉足輕重的主戰派大人物的被罷免,意味著主戰派失勢了,而主和派又重更新得勢了。隆興議和后,陸游再次被罷官,這次罷官的理由有點意思,《宋氏·陸游傳》記載,“交結臺諫,鼓唱是非,力說張浚用兵?!痹瓉?,在張浚還沒被罷免的時候,陸游曾在鎮江跟張浚一起商量,準備說服宋孝宗希望還能夠再次對金出擊。這個時候,主和派就感到很害怕,張浚掌管江淮一帶的兵權,力量不可小視,唯有鏟除張浚,議和才有希望。其實,給陸游安上“交結臺諫,鼓唱是非,力說張浚用兵”的罪名不過是一個借口罷了。

            因此,我認為陸游政治理想沒能實現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陸游一直主張恢復中原所致。雖說宋孝宗跟他老爸不一樣,但是他老爸活得久??!宋孝宗在位27年中,他老爸就活了25年,真的可以說得上老不死了。宋孝宗上要面對他老爸的壓力,下要面對主和派的挑唆,如此一來,宋孝宗就是“兩面受敵”,在這樣的情況下,宋孝宗妥協了,他一妥協,隆興議和就成了定局(公元1164年,南宋與金達成隆興和議)。換句話說,陸游在朝中幾乎沒有能為他說話的人了。對陸游而言,可以說真的是沒有希望東山再起了。

            現在,我們再來看陸游能上戰場殺敵嗎?陸游也學杜甫,四處寫信。在講述這個之前,我做一點補充說明,乾道四年,即公元1168年,朝廷內部官員的任命發生了重大變化。首先,主張抗金的陳俊卿被任命為右丞相,虞允文被任命為左丞相。其次,曾覿和龍大淵一個被趕出了京城,一個也嗝屁了。朝廷的這一變化,說明了宋孝宗又決定走主站路線了。這樣一來,陸游被重新啟用的可能性也有了,果然,陸游收到了四川宣撫使王炎的一封信,希望陸游能出山相助,共赴前線殺敵。陸游看到信興奮得不得了。在回信中他這樣寫道:“某敢不急裝待命,碎首為期。運筆颯颯而草軍書,才雖盡矣;持被刺刺而語婢子,心亦鄙之。尚力著于微勞,庶少伸于壯志?!保ā吨x王宣撫啟》)

            陸游說我一收到你的信??!簡直是迫不及待的要準備行裝,等待著進軍前線的命令,就算是要戰死沙場我也不怕。緊接著,陸游說了一句自認為很謙虛的話,“運筆颯颯而草軍書,才雖盡矣”,盡管我才疏學淺,但我的還是愿意用我的筆給你起草軍書,出一些點子之類的。陸游生怕人家會誤會自己真的不行,于是趕緊又補充一句,我這人啊,最討厭那些睡在女人窩里,成天東家長西家短的生活。這哪是男人該干的事??!我現在就是要趁自己還有能力的時候殺入戰場。

            就在陸游滿心歡喜,熱血澎湃的時候,一盆冷水很快就潑了過來。原來,朝廷不知道發了什么羊癲瘋突然下了一道旨,任命陸游為“左奉議郎差通判夔州軍州事”,這是一個什么官,說白了就是一個小小的通判,陸游被任命到夔州去做通判了。夔州是個什么地方?就是一個非常偏遠的地方,這種地方就是屬于那種被貶謫官員要去的地方,這跟上前線八竿子也打不著。朝廷也夠損的,這不是把人當猴耍嘛!陸游去了夔州后,心里很不舒服,一年后,他實在是忍受不了這種閑官的日子,決定學江西詩派的祖師爺杜甫,給人寫信。

            陸游給誰寫信了呢?陸游想著要寫信就得給大人物寫,小了的看不上。于是,陸游就給左丞相虞允文寫了一封名為《上虞丞相書》的信。這封信寫得極其惡心,為方便敘述,我引用以下內容:

            某行年四十有八,家世山陰,以貧悴逐祿于夔。其行矣,故時交友醵緡錢以遣之。峽中俸薄,其食指以百數,距受代不數月,行李蕭然,固不能歸。歸又無所得食,一日祿不繼,則無策也。兒年三十,女二十,婚嫁尚未敢言也。某而不為窮,則天下無窮人。伏惟少賜動心,捐一官以祿之,使粗可活,甚則使可具裝以歸,又望外則使可畢一二婚嫁。不賴其才,不藉其功,直以其窮可哀已。

            陸游說我都是48歲的人了,就快“奔五”了。我老家遠在山陰,為什么還要到夔州做官呢?沒法??!家里太窮了。不怕丞相大人您笑話!我連路費都沒有,還是幾個窮哥們東拼西湊才籌集到的路費,想來就寒酸??!我原以為到了夔州情況會好點??墒?,您知道嗎?夔州這個地方太窮了,偏遠不說,工資又低?,F在任職期滿了,我想回去,可路費不夠??!以前在老家還有幾個窮哥們幫著想辦法,如今隔那么遠,我實在找不到誰可以幫我了。所以,我就想到了丞相大人您,只有您才可以幫我。我真的不是在跟你哭窮,你想想,我一天領不到工資,我就一天沒飯吃。我的兒子今年也30歲了,女兒也20歲了。因為沒有錢,我兒子連老婆都討不到,女兒也嫁不出去。丞相大人,您憑良心說,我陸游這樣的人都不算是窮人的話,那天底下就沒窮人了。所以,我最最敬愛的丞相大人,您還是可憐可憐我,給我弄個一官半職什么的,讓我多多少少拿點工資。我心不大,就是想以此有回家的路費,我的兒子能有錢討到老婆,我女兒嫁出去的時候,有點像樣的嫁妝。我給您寫這封信,不是為了表功,也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才華,丞相大人??!我真的是窮得沒法了。

            陸游的這封信實在是讓人汗顏,這么惡心的話他居然說的出口,要知道,在宋朝文人的待遇不薄??!也不至于窮到這地步。其實,陸游寫這封信的目的,就是不想在夔州做官,他想要上戰場。那么,左丞相虞允文收到信后,反應如何呢?陸游的這封信惡心得很成功,在虞允文的幫助下,四川宣撫使王炎招請陸游參加宣撫使司的工作。為左承議郎、四川宣撫使司干辦公事、兼檢法官。

            就這樣,陸游便離開了夔州,到了南鄭,這是宋金交界的最前線。在紹興和議后,在南宋的西北邊境,漢中地區就成為了牽制金兵的主要戰場。南鄭的交通極為便利,以此為根據地可以守住金兵入川,如果向東北方向起兵,只要成功穿越秦嶺,就可以收復長安。這四川宣撫使王炎真的蠻有軍事頭腦的,在南鄭這個地方設立軍事總指揮實在是最佳選擇。

            在去南鄭的路上,陸游心情相當的激動澎湃。我們來看這樣一首詩,“平生愛山每自嘆,舉世但覺山可玩?;侍鞈z之足其愿,著在荒山更何怨……但令身健能強飯,萬里只作游山看?!保ā讹埲垆佷佋趤y山中》)陸游在路過三折鋪的時候寫下了這首詩,他說我這個人啦,沒什么好的愛好,我就喜歡山,這山可比那些狗屁風景好多了,現在老天可憐我陸游,讓我實現了自己的心愿,就算是讓我在這荒山中呆上一輩子我也愿意??纯次椰F在身子骨都壯實??!起碼值四個加號,我現在心情好??!飯也吃得多了,體力也增強了不少,我還怕這什么跋山涉水,李白說“蜀道難難于上青天”,那對我來說,簡直是小兒科,我就當是游山玩水一樣輕松。這個時候的陸游實際上已經是48歲了,他能有如此的心態,足見其“恢復中原”的志向一直是他精神的支撐。

            在王炎手下的陸游終于有機會露一手了。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宋兵和金兵難免會發生一些小摩擦。比如,有一次陸游就參加了發生在大散關的戰斗。對此,陸游的一首名為《江北莊取米到作飯香甚有感》的詩里有記載,“我昔從戎清渭側,散關嵯峨下臨賊。鐵衣上馬蹴堅冰,有時三日不火食?!?/p>  陸游說他在大散關跟金兵作戰的日子里,穿上軍裝,跨上戰馬,在冰天雪地里跟金兵對峙著。有時,他們接連好幾天都不能生火作飯。這里就有一個問題了,可能很多人都會問,陸游到底有沒有跟金兵真刀真槍的干上一仗?我個人覺得應該沒有。因為,這畢竟是小規模的戰事,而且還是兩軍對峙,屬于那種敵不動我也不動的情況,但陸游確確實實跟士兵們在一起,這一點是能夠肯定的。

            盡管陸游并沒有跟金兵真刀真槍的干上一仗,如果我的這個判定是準確的話,那么陸游在另外一次與金兵的交鋒中極有可能是真的干上了一仗。陸游曾巧妙的渡過渭水,到金兵的地盤上去了,去干什么去了呢?獲取情報。用現在的話來說,陸游是以特工的身份到金兵的腹地去了。如此一來,在獲取情報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需要陸游動手干掉金兵的情況呢?我認為應該有,這是按常理推斷而得知。當然,像這樣的事肯定不止發生一次。

            那么,我們便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陸游的一生沒有在大的戰場上跟金兵真到真槍的干過,小規模的跟金兵干上幾仗是有的。

            正當陸游在王炎手下干得有聲有色的時候,他的上司王炎被朝廷調走了。這個調走看似是升官,實際上是被朝廷剝奪了兵權。王炎被調走,陸游的命運也就發生了逆轉,被調任為成都府安撫司參議官。這個官說白了就是一個小小的軍事參謀。陸游的心情一下子低落到了極點,王炎花費了這么大的心血,做了這么長的準備,就等著朝廷一聲令下北伐收復中原??涩F在,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

            從南鄭前線下來的陸游開始變得放蕩起來,特別是在他被彈劾罷官后(淳熙三年三月,即公元1176年,陸游因為好酒貪杯,墮落放蕩而遭政敵彈劾),他給自己取作“放翁”。對此,有詩為證,“門前剝啄誰相覓,賀我今年好放翁”。(《和范待制秋興》)這首詩里面提到過“今年”二字,那么這個“今年”到底是那一年呢?這一年是淳熙三年的九月,即公元1176年,這時的陸游已經52歲了。陸游終于看淡了朝廷的反復無常,官與官之間明爭暗斗,他的行為跟以前有了極大的不同,比如,他跟范成大的交往是“以文字交,不拘禮法”(《宋史·陸游傳》)。這說明了什么?說明陸游幾乎不談國事,與上級范成大的交往也不再是下級對上級那樣了,沒有了那些官場上的規矩。除此之外,陸游在生活上也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陸游經常去一些青樓妓院之類的地方,飲酒作樂,翻云覆雨之事在所難免。

            嘉定和議后,此時的陸游已經84歲了。這一年為嘉定元年,即公元1208年,陸游走到了他生命的盡頭,《示兒》成為他臨終前的絕筆,“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關于陸游的死,可能存在著一些爭議。個人認為應該是憂憤交加而死,特別是陸游與唐婉在沈園再次相逢后,陸游的心情波動很大。后來,唐婉的死去讓陸游極度的悲傷,再加上陸游晚年還被政敵誣陷彈劾,說他“好酒貪杯,墮落放蕩”,眼看年事已高,朝廷收復中原無望,陸游在這么多復雜因素的影響下,生命之燭燃燒到了盡頭。

            現在,我們來看陸游的一生,他經歷了四個皇帝,分別是宋高宗、宋孝宗、宋光宗、宋寧宗。其中,有三個皇帝讓陸游特別的郁悶,宋孝宗時期應該是陸游比較輝煌的時期,但不管怎么說,陸游終其一生也未能實現他收復中原的政治理想,可謂是“北夢難就”。

          小說《心行:中國知識精英的那點心事兒2》 淚濺龍床陸游的北夢難就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受不了了高潮好快,我和隔壁的少妇人妻HD,粉嫩高中生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