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你的位置: 桑德閱讀網 > 官場 > 官路十八彎2
          《官路十八彎2》最新章節 官路十八彎2包云河唐生虎全文閱讀

          官路十八彎2 胡北

          主角:包云河唐生虎
          主角是包云河唐生虎的小說是《官路十八彎2》,它的作者是胡北寫的一官場類小說,文中的官場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包云河被停職審查后,戊兆縣長華世達調到局里任黨組副書記、局長。市長唐生虎為了考驗田曉堂,破格安排他做....
          狀態: 連載中 時間: 2022-05-08 07:08:5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1、縣長華世達深夜約見,卻只是閑扯


            夜深人靜,田曉堂匆匆出了家門,前往夜來香茶樓。一路上他暗自琢磨著,戊兆縣長華世達在這深更半夜里突然約他出來坐坐,真是太奇怪了。該不會是華世達要接替包云河,來做新一任局長吧?


            近幾個月來,局里發生的種種變化讓人眼花繚亂,冒出的一些事兒又叫人匪夷所思。三個月前,原任局長包云河突然將40萬禮金捐給慈善總會,經媒體一番炒作,被樹為全省十大廉政標兵。正當包云河以此為政治資本,覬覦副市長之位時,有人借他手上戴的勞力士表大做文章,在網上發起了帖子。眼看快要躲不過此劫,另一起網絡事件卻轉移了公眾視線,幫他僥幸走出了這場危機。就在包云河驚魂未定時,他“破費40萬買廉名”的內幕又被曝光,再度引起網民的極大興趣,最終導致包云河被迫停職審查。包云河下野后,由常務副局長李東達暫時主持工作。李東達一心想做上一把手,抓緊四處活動。這時市里開展縣級后備干部推薦工作,李東達通過拉票,成為正縣級后備干部人選。田曉堂沒做任何工作,所得票數卻也不低。不想公示期間,一封舉報信加一封表揚信,卻讓李東達與正縣級后備干部失之交臂。而被停職后的包云河一直并沒閑著,通過在上面找關系,走門子,不僅使自己的問題不了了之,而且還準備再度出山。就在今天,田曉堂便開車陪著包云河去省城找到了前任省委書記等領導,看樣子收獲還不小?,F在,平時與田曉堂聯系不多的華世達突然在深夜約見,讓他不得不心生疑竇。


            田曉堂走進夜來香,華世達馬上從包廂迎了出來,與他握了手,笑道:“真不好意思,這么晚了,還打擾你?!?/p>
            田曉堂忙說:“沒事沒事,我平時也睡得很遲。過去在辦公室當差,時常熬夜弄材料,真是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漸漸就熬成了夜貓子,不到下半夜根本睡不著?!?/p>
            兩人在包廂坐定,華世達笑容滿面地說:“來,品品這兒的鐵觀音,我剛才喝了,味道還行?!?/p>
            田曉堂說著好,端起面前的茶水輕呷了一口,連連點頭,表示味道真是不錯。他不經意地瞥了華世達一眼,想從華世達臉上看出點什么來??扇A世達的表情十分平靜,雖然臉上掛著笑,卻沒有想象中的那份喜色。而且,華世達對他仍是那么客客氣氣。田曉堂禁不住懷疑起來:難道自己猜錯了?


            田曉堂不露聲色,暗暗等待著華世達道出今晚約見的用意??扇A世達只顧邊吹杯口的熱氣,邊咝咝地啜飲茶水,儼然喝得有滋有味,并不急于開腔。


            過了很久,田曉堂只得主動探問:“華縣長你今天在市里有會?”


            華世達把茶杯放回桌上,答道:“沒開會,過來處理了一起群體***?!瘪R上就岔開了話題:“曉堂你餓不餓?上點夜宵吧?”


            田曉堂笑道:“我快8點鐘才撈到晚飯吃,現在哪里餓?你要是覺得餓,就弄幾個小菜補給點兒吧?!?/p>
            華世達說:“我還真有點餓了,是得去叫一碟鹵豬耳、一碗皮蛋粥來填下肚子?!闭f完起了身。


            田曉堂忙說:“華縣長你坐著吧,我去喊服務小姐?!闭f著便站起來往門口走。


            華世達卻緊走幾步,上前一把拽住他,說:“我去叫我去叫,哪能煩勞你。你今天是我請來的客人呢?!?/p>
            田曉堂只好依了他,內心卻越發疑惑:莫非自己真的沒猜準?不然,華世達對他哪還用這般客氣!


            夜宵很快送來了,華世達端起皮蛋粥,用筷子指著那碟鹵豬耳,笑道:“我從小就好這一口,這輩子看來是改不掉了。小時候奶奶常跟我嘮叨,達兒啊,吃了豬耳朵就要做聽話的乖孩子,現在要聽爸媽的話,上了學要聽老師的話,將來當了干部就得聽領導的話,呵呵?!卑橇藘煽谥?,又說:“曉堂你喝茶呀!”


            田曉堂只好又捧起茶杯抿上幾口。華世達今天怎么啦?對他如此客氣,如此親熱!客氣得有些反常,親熱得有些過分。轉念又想,說不定他這是故意為之呢。這種反常和過分,恰恰能說明自己的判斷八九不離十。這么想著,田曉堂又莫名地興奮起來。


            華世達一邊就著鹵豬耳喝粥,一邊道:“曉堂你也知道,那個‘潔凈工程’已成了縣里最大的火藥桶,幾個村的群眾輪番***,你方唱罷我登臺,搞得縣委、縣政府焦頭爛額,我都到市里來接了幾回***群眾了。這不,今天下午又跑來了一批,我說盡好話,費盡口舌,總算把這些人勸回去了。那個絡腮胡子二黑子你還記得不?就是包局長當年替他老婆伸了冤報了仇的那個二黑子?兩年前二黑子和一幫村民到縣政府***,包局長和我一起接待他們,當時你也在場嘛。那天二黑子還當場勸村民要相信政府,相信‘包青天’,包局長當時的表態也是硬邦邦的。后來,二黑子一直沒有參與***,還經常奉勸鄉鄰們不要動不動就***,要相信政府終究會妥善處理??山裉煜挛?,幾年沒***的二黑子也重新加入了***者的行列,他說就連自己最信任的‘包青天’都在接受審查,感覺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希望了?!?/p>
            田曉堂嘆息一聲道:“這個問題久拖不決,也不怪老百姓有怨氣啊?!?/p>
            華世達苦笑道:“***問題實行屬地管理,戊兆的群眾來市里***得由我們負責勸回,可要真正處理好那7公里長的‘***’,還必須依靠貴局啊。包局長在任時,我想處分陳春方,包局長一味護短,反倒把陳春方提到市局做了工會主席。我希望包局長能妥善解決這個問題,切莫留下后患,為此我讓姜珊多次去找他,我也直接給他打過幾回電話,可他始終沒拿出個明確的態度來。后來包局長被停職,暫由李局長主持工作,可李局長哪有心思接這個燙手山芋?這事便一拖再拖,***則愈演愈烈?!?/p>
            田曉堂知道其中隱情,但此時不便多說,只得敷衍道:“目前局里群龍無首,李局長只是‘挑土’,自然不愿擔這個擔子。我為這事很焦急,卻又使不上勁。要想真正動手解決這個問題,恐怕還得等新局長上任之后。也不知到底誰來做這個局長?!闭f完瞥了華世達一眼,暗暗觀察華世達的反應。他想華世達半夜里叫他出來,總不是為了跟他討論“潔凈工程”的問題怎么解決吧?既然目的不在于此,那華世達提起“潔凈工程”就只是起個藥引子的作用,是為了更自然、順暢地引出今晚真正想對他表達的話。他也真是善解人意,干脆朝著那層窗戶紙捅了一下,就直差一把捅破了。這樣一來,華世達接過話頭道出那句關鍵的話來,就是水到渠成、天衣無縫了。


            華世達聞言,伸向鹵豬耳的筷子明顯停頓了一下,才又緩緩伸出去。田曉堂以為華世達會將他想象中的那句話脫口而出,可華世達將一塊豬耳朵丟進嘴里,咯嘣咯嘣嚼了幾口咽下去,只是不緊不慢地說:“是啊,局長不定下來,這事就沒人拍板?!?/p>
            田曉堂不由大失所望。他拋出了繡球,華世達卻根本不接。這么好的時機不抓住,還要等到什么時候?要不,真是自己判斷有誤?可不是因為那個事,華世達在深更半夜約他出來,也太不合情理了呀。


            吃完皮蛋粥,華世達放下筷子,用紙巾擦了擦嘴,突然又問道:“包局長眼下情況怎么樣?”


            華世達問起包云河,田曉堂心里又起了波瀾。華世達此時這么關心前任局長包云河,似乎又證明華世達調來當局長的可能性更大了些?;蛟S,華世達是不愿把那個喜事一下子道出來,想故意跟他兜兜圈子,吊吊胃口吧。這個華世達,原本是個爽快人,今天怎么這樣反常呢。


            華世達問起包云河的情況,也不知是問停職審查的最新進展,還是問包云河個人的精神狀態,田曉堂略作思忖,便含糊地應付了幾句。他不想說太多。盡管華世達是否來做局長還是個未知數,但華世達很有做局長的可能,田曉堂不得不多個心眼。他今天如果說得太詳細,萬一華世達真的來做了頂頭上司,一想他對前任局長的近況了如指掌,就會猜測他和前任局長只怕還是走得很近,心里對他就有了戒心。這可不是什么好事兒。


            接下來話題越發無趣,田曉堂有一搭沒一搭地附和著。他的耐心在一點點地耗盡,而一股無名之火卻越燒越旺:都待了快兩個鐘頭了,華世達怎么還在賣關子???難道確實是自己判斷有誤,其實并不存在那回事?可沒事你半夜三更的叫我出來干什么?就是為了聊這些不咸不淡的話題?這不是發神經么!田曉堂不再心存期望,倦意就一波波地襲來,不由一連打了好幾個哈欠。他今天駕車往返省城,陪包云河到上面找老領導,奔波勞頓,實在累得夠戧。


            見田曉堂不住打哈欠,華世達才站了起來,說:“我們走吧,你這夜貓子看來也撐不住了?!?/p>
            在茶樓前分別時,華世達抓住田曉堂的手,用力搖了搖,笑道:“感謝你過去對我工作的支持,今后,還要請你一如既往地給予支持!”


            田曉堂忙道:“華縣長太客氣了。我的支持有限,倒是請老哥多關照我!”


            華世達大笑:“那我們就相互支持,相互關照吧?!?/p>
            回去的路上,田曉堂總覺得華世達在茶樓前說的那番話別有深意,最后看他的眼神也有些意味綿長,分明在暗示著什么??伤麨楹问冀K不肯挑明呢?田曉堂困惑不已。


            躺到床上,田曉堂卻又睡不著了。他反復回想跟華世達在夜來香閑聊的每一個細節,一遍遍地梳理、分析。他堅信,華世達深夜找他去絕不是為了隨便聊幾句天,一定還有重要的事情想告訴他,只是后來出于某種顧慮,才又三緘其口。除了來做局長,華世達還會有什么重要事情跟他田曉堂有關呢?可這事沒經華世達證實,仍然只是他的懷疑和猜測而已。田曉堂翻來覆去,折騰了半宿,也沒想清楚,弄明白。倒是他在床上不停地烙餅子,擾得老婆周雨瑩沒法睡安穩,直抱怨他煩人。


            2、猜測得到證實


            熬到早上7點鐘,周雨瑩已起床上班去了,田曉堂才迷迷糊糊睡去??蓜偛[了一會兒,擱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又把他吵醒了。他不滿地嘀咕了一句,拿起手機一看,是在另一個大局上班的老同學劉向來打來的。


            聽他的聲音有些沉悶,劉向來問:“你好像還賴在床上???今天不去‘早朝’啦?”


            田曉堂道:“昨晚睡得太遲,上床后又幾乎沒睡著……”


            劉向來笑了起來:“嗬,什么事還讓你徹夜難眠!我現在向你透露個重要消息,只怕你聽后一連好些天都會失眠?!?/p>
            田曉堂一愣,忙問:“什么重要消息?別賣關子嘛?!?/p>
            劉向來說:“你知道誰做你們的新局長嗎?戊兆縣長華世達。昨天下午市委常委會才研究提名?!?/p>
            田曉堂叫了起來:“真是他呀?”


            劉向來訝然道:“怎么,你早已聽到了風聲?”


            田曉堂說:“也沒聽到什么,只是昨天深夜華世達突然約我出去喝茶,我當時就猜測可能是這么回事,可他跟我在一起待了兩個多小時,并沒有吐露半個字?!?/p>
            劉向來說:“這樣啊。這倒是個很好的開端。他上任之前就約你出去見面敘談,說明他信任你,看重你,至少不討厭你?!?/p>
            田曉堂說:“為那個‘潔凈工程’,我跟他打過一些交道,彼此的性情還算了解?!?/p>
            劉向來說:“這就好。一個單位的一把手實在太重要了,我是深有感觸。你搞定了一把手,就成功了一大半;搞不定一把手,那幾乎就是完全失敗了。既然有這個難得的基礎,你切莫錯失良機??!”


            田曉堂暗暗感到不快,他有點厭煩劉向來這種好為人師的口氣,但嘴上還是應道:“我會跟新局長處理好關系的?!?/p>
            接完電話,田曉堂急忙爬了起來。華世達果真要來做局長了,盡管他昨晚已作過猜測,但當這件事真正得到確認,他還是感到有點不太適應。


            田曉堂出門去上班,一邊開車一邊琢磨著:昨晚華世達約他出去,分明是想告訴他自己將要過來做局長的,究竟是出于什么顧慮,一直憋著不愿講呢?難道是因為華世達后來意識到,自己和他田曉堂已由朋友關系變成了上下級關系,再在他面前提前透露自己的職務變動就不那么合適了,會顯得自己沉不住氣,胸無城府,有失上司的尊嚴和風度?


            田曉堂突然想起兩年前,華世達在戊兆縣政府的辦公室里,摘下“面具”對他說過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記得華世達當時是這么說的:“現在做基層工作,真是難哪!為了顧全大局,照顧好方方面面的關系,我們不得不忍氣吞聲、委曲求全,甚至忍辱負重!說句心里話,有時實在太窩火,真想撂下擔子不干了!”那時,華世達在他面前是多么坦誠、直率,一點也不掩飾,一點也不設防,令他深受感動,并引為同道??涩F在,華世達卻變得瞻前顧后,欲說還休。田曉堂有點悵然地想:那個沒有“面具”的華世達,只怕再也難得重現了。


            田曉堂進了辦公室,剛坐下來,突然想到,華世達昨晚之所以不肯說出那句關鍵的話,只怕也是考慮到自己的調任尚在走程序,先泄露出來畢竟不大妥當。因為目前只是市委常委會提了名,還沒有經過市人大表決并任命。盡管人大表決很少有通不過的,但在程序未走之前,也不能說就是十拿九穩了。所以華世達謹慎一些,也不是沒有必要。


            田曉堂呷了幾口茶,心想應該趕快把華世達來任局長的消息告訴包云河。盡管他不報信,包云河也會通過其他渠道獲知,不過在心里難免會怪罪他。與其讓包云河怪罪,不如在第一時間通報一聲。


            田曉堂來到包云河家,楊大姐給他開了門。田曉堂一踏進玄關就問:“包局長呢?”楊大姐笑笑說:“他在給金魚喂早餐呢!”


            田曉堂不由一愣,步入客廳,看見靠墻邊多了一只碩大的魚缸,數十尾漂亮的金魚浮游其中,包云河正佝腰站在魚缸旁。


            田曉堂笑問:“您什么時候有了這份雅興?”


            包云河道:“我外甥見我在家閑得發慌,前兩天買了這魚缸和金魚送過來,說是給我找個樂子?!?/p>
            田曉堂噢了一聲,下意識地想起了包云河那個在紫煙路28號省委宿舍大院站崗的外甥。他想,包云河也許有幾個外甥,這個買來魚缸和金魚的外甥應該不是當兵的那位吧。


            包云河從魚缸邊踱著碎步走過來,一邊招呼田曉堂在沙發上坐下,一邊道:“你不說,養了幾天金魚,我已有了不少心得。你看這金魚,每天只吃一丁點食物,沒有其他需求,卻優游自在,神仙一般。其實,人又何嘗不是如此,活得簡單一些,單純一些,少些貪欲,多些曠達,反而會更加快活、自由??蛇@世上,偏偏有人封侯恨不授公,授公恨不稱帝,稱帝恨不長生……唉,欲壑難填啊,真是可怕!”


            田曉堂笑道:“是啊,西方有一種觀點,認為所謂的幸福,是一種經過節制了的滿足。要想幸福,就必須過有節制的生活。所以發達國家一些富人為保持內心的平衡,寧愿捐出大量的金錢,甚至給子孫一紋銀兩也不留?!彼蛋荡Ф?,包云河是在反思這大半輩子的成敗得失嗎?


            包云河談興甚濃:“老話說得好,知足常樂。思量風雪苦,和暖便是福;思量應酬苦,閑居便是福;思量行路苦,安坐便是福;思量孤獨苦,有家便是福。明朝有個叫胡九韶的人,每天晚上焚香頓首,感謝上天賜他一日清福。他老婆問,一日三餐吃的都是菜粥,哪來的清福???胡九韶說:‘吾生無兵禍,家無饑寒,榻無病人,門無訟事,非清福而何?’你看看,你看看,懂得了知足,就會有享不盡的清福?!?/p>
            田曉堂點點頭。暗想,包云河仕途受挫,苦捱數月,受盡煎熬,痛定思痛,方有這番轟轟烈烈的大徹大悟。


            說完閑話,田曉堂這才告訴包云河,昨天下午市委常委會已提名新局長人選,是華世達。


            包云河面露驚訝之色:“這么快就定了?”


            田曉堂說:“嗯,消息應該是準確的?!?/p>
            包云河臉色漸漸有些難看起來,說話就有點語無倫次:“這么快就定了啊。噢,華世達……華世達過來……那他這兩天豈不就要上任?”


            田曉堂說:“那倒沒有這么快。人大的程序還沒走呢?!?/p>
            包云河拍拍腦門道:“對對,政府組成部門的一把手,還須市人大表決任命呢?!?/p>
            田曉堂說:“不過,我想不用半個月,程序就會走完?!?/p>
            包云河輕輕點了點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沉默良久,方才緩緩說道:“調華世達過來,比讓李東達上來,倒是強多了?!?/p>
            田曉堂沒吱聲,暗想包云河對現任代理局長李東達的宿怨,看來真是銘心刻骨了。


            返回單位的路上,田曉堂一直在回想包云河得知那個消息之后的反應。包云河先是很驚訝,然后就顯得十分失落,在他面前幾乎都有些失態了。顯然,包云河感到很意外。昨天包云河去省城找了前任省委書記丁書記等幾位領導,看樣子收獲頗豐。也就是說,包云河的問題只怕很快就會了結,包云河希圖還謀個差事的愿望也有可能很快實現。包云河當然不會奢望繼續做局長,但肯定會盼著在免去他的局長職務,研究新局長人選的同時,一并落實他的新去向。不然對他只免不任,他的處境是不言而喻的。而眼下,只聽說華世達來做局長,卻不見包云河的任何消息,包云河已經落入這種不尷不尬的境地,難怪剛才會那般失態了。


            又想剛進門時,包云河對他大談做人要少欲寡求、知足常樂、安享清福,可一講華世達要來履新,包云河馬上臉色大變,剛才高談闊論時的那份淡定和從容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看來包云河表面上的澹泊、超然不過是刻意裝出來的。包云河剛才跟他裝澹泊、超然時,其實心情是很不錯的,因為昨天跑了一趟省城大有收獲。一個人大概只有心情好時,才會萌發野心與**。只有有了野心與**,才樂于故作澹泊、超然。由此看來,野心、**是裝澹泊、超然的資本和條件,否則底氣從何而來!只是現如今,包云河虎落平陽,遠非當年,其野心和**已十分有限了。


            回到局里,田曉堂一邊上樓,一邊想起了《官場現形記》中的一則小故事,說一位官人做官上了癮,在進入彌留狀態時依然想過官癮。于是兩個副官站在房門口拿出舊名片,一個副官念“某某大人到”,另一個副官就念“老爺欠安,擋駕?!比绱诉^了一把官癮,這位官老爺才心滿意足地去見閻王。田曉堂暗想,如今都說賭癮、毒癮、網癮不好戒,其實最難戒的是官場中人的官癮,一不小心染上幾乎無藥可救。包云河只怕就是屬于那種官癮難得戒掉的人。數月前,為了爬上副市長的高位,他不惜劍走偏鋒,捐出40萬拒收的禮金,以期引起上級領導的關注,可謂處心積慮,機關算盡,不想此舉卻招人忌恨,在一番窮追猛打之后,終被拉下馬來,不僅原有的官位難保,而且還有可能失去更多。驚恐之際,他使出渾身解數,動用多種關系,總算化險為夷。剛剛緩過氣來,就又挖空心思爭取謀個小官差了。經過一番不懈努力,看來已有了些眉目。大官帽弄不到手,小官帽也要攥一頂在手上,有頂再小的官帽總比手中空空如也要強得多。這大概就是包云河的邏輯,也是所有做官成癮者的邏輯。


            田曉堂重新坐到辦公室里,卻根本沒法靜下心來看文件材料。他又想到,戊兆縣局局長、他的師妹姜珊只怕對華世達的變動還不知情,不妨打個電話告訴她一聲。這么想著,他就用桌上的座機給姜姍撥了過去。


            電話通了,田曉堂聽見她那邊有些嘈雜,就說:“姜姍好。你在哪里忙?怎么聽起來那么吵?”


            姜姍低聲道:“你稍候,我出來跟你說?!?/p>
            數秒鐘后,姜姍的聲音傳了過來:“師兄你好。我正在村里跟群眾對話,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嘰嘰喳喳的,現場就特別熱鬧?!?/p>
            田曉堂問:“你跟群眾對什么話?”


            姜姍道:“你不知道嗎,昨天下午那個二黑子和他們村的三十多個村民又***到了市里,華縣長趕過去做了兩個多小時的工作才把他們勸回來。華縣長打電話要求我們局里深入到村里來,耐心細致地做些疏導工作,免得他們動不動就往市里跑??蓡栴}擺在那里遲遲不處理,光憑兩塊嘴巴皮怎么能讓群眾服氣啊。當然,華縣長讓我們跟群眾磨嘴巴皮也是出于無奈,因為這個事要真正解決,還得依靠市局,華縣長也拍不了板?!?/p>
            聽到這里,田曉堂不由笑了起來,說:“我看過不了兩天,他就可以拍這個板了?!?/p>
            姜姍訝然道:“此話怎講?莫非華縣長要調過去做局長?”


            田曉堂說:“昨天下午的市委常委會,剛研究了這事?!?/p>
            姜姍嗓音里帶著興奮:“太好了,太好了。華縣長去做局長,真是再好不過?!?/p>
            這話就顯得有些孩子氣了。田曉堂故意問道:“華縣長來做局長有什么好?”


            姜姍跟他說話很隨便,沒細想就說:“首先,由縣長調任局長,算是做上了真正的一把手,雖未提拔,實屬重用,這對華縣長個人來說是一件喜事。再說,華縣長這人很正派,很公道,是位難得的好領導。他能去做市局局長,對全局上下都是一件幸事?!?/p>
            田曉堂覺得姜姍說的頗有道理,只是她說這是華縣長的喜事,可昨晚與華世達見面的過程中,始終沒有看到華世達流露出一絲受到重用的喜色,這實在有點奇怪。姜姍接著道:“再說,我自己也存有一份私心?,F在,我最頭疼的就是這個‘潔凈工程’,就連做惡夢夢見的都是村民在圍著我纏訪。華縣長做了局長,這事就有望盡快得到妥善解決。而且,華縣長做局長,今后我的工作環境也會寬松一些,做起事來肯定比以前舒心多了?!?/p>
            姜姍顯然沒把他當外人,跟他說的都是心里話。田曉堂開玩笑道:“你的苦日子快要熬到頭了,我在這里也要祝賀你呢!”


            姜姍笑道:“哪有你這樣祝賀人的。哎,你這次該不會有什么變動吧?如果你高升了,當然可喜可賀。不過,要是你提拔走了,那對我來說則是不可估量的損失。來了一位老領導當局長,卻走了一個師兄,那等于又扯平了,我在市局還是只有一個靠山!”


            田曉堂頓覺心頭暖融融的,忙說:“我哪有機會提拔出去呀。你放心,我會堅守現有崗位,繼續革命,繼續做你的靠山。你現在可是有兩個靠山了,呵呵?!?/p>
            姜姍說:“那太好了。不過,你能提拔出去當然更好。我也不能太自私,為了自己而巴望你老待在市局?!?/p>
            田曉堂索性放開了說玩笑話:“能跟你這位師妹兼下屬共事,我已很知足了。提不提拔,調不調動,其實都無所謂的?!?/p>
            知道他是開玩笑,姜珊聽后還是沉默了半晌,大概是受了些感動。再開口時,她把話題岔到了別處:“這下好了,我接下來跟村民對話,就有底可交了。我告訴他們華縣長馬上要過去當局長,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已是指日可待?!?/p>
            田曉堂忙說:“你千萬別這么講。華縣長出任局長這事,目前程序還未走完,消息尚未公布,暫時還不宜宣揚?!?/p>
            結束了和姜珊的通話,剛擱好話筒,座機就響了起來。是李東達打過來的。李東達說:“怎么老是占線呢?你一直在打電話?你過來一下吧?!?/p>
            李東達在電話中完全是一把手的口氣。田曉堂放下話筒想,看樣子李東達好像還不知道局長人選已經敲定,不然他就不會再是這種居高臨下的口氣了。


            3、被抽調去參與創衛迎檢


            田曉堂過去后,李東達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自己卻仍然盤踞在高背轉椅上,邊喝著茶邊說道:“有兩個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p>
            田曉堂笑笑道:“您安排吧?!?/p>
            李東達放下茶杯,說:“你也知道,最近云赭的頭等大事,就是爭創省級衛生城市。還過50多天,省里就將來檢查考核。為打好最后的攻堅戰,確保一次性創建成功,市委、市政府準備成立創衛迎檢指揮部,由唐書記親任指揮長,韓玄德副市長任常務副指揮長,統一指揮和督辦各項迎檢工作。指揮部下設若干個工作組,從各個部門抽調人員辦公。我們局里派誰去最合適呢?我考慮了一下,還是非你莫屬。我跟韓市長匯報,韓市長也說他的想法,正是抽你去?!?/p>
            田曉堂覺得有點奇怪,他跟韓玄德并沒有多少交情,韓玄德對他也沒有多深的印象,為何會看上他呢?不過,去參加創衛迎檢工作,他倒還是很樂意。局里因為一把手空缺,這幾個月來一直處于不正常狀態,他想干點事,卻展不開手腳,想解決幾個問題,卻又無能為力,天天就那么瞎混著,閑得心兒直發慌,都快鬧出病來了。能夠去參加全市中心工作,讓手頭有些事情做,日子也過得充實些,同時還可認識一些人,總比無所事事要好得多。而且,這項工作又是唐生虎掛帥,韓玄德主抓的。通過這次機會,讓市委書記唐生虎進一步認識自己,讓韓玄德對自己多一些了解,也是一件好事。特別是韓玄德,雖然多年分管本局,對田曉堂卻沒有留下特別的好感,兩人的關系一直平平淡淡。若能借助這次難得的機會,扭轉這一被動局面,拉近跟韓玄德的距離,那就是意外之喜了。田曉堂便爽快地答應道:“既然李局長點了將,韓市長又看得起,我就聽從安排吧?!?/p>
            李東達顯得很高興,說:“多參加一些中心工作,多在市領導面前亮亮相,對你個人是有利的。我估計過幾天就會通知你去開會,安排具體任務。這樣一來,你既要參與創衛迎檢工作,又要兼顧局里分管的一些事務,工作量就會陡增,將更加辛苦。創衛結束后,該發給你的補助、加班費,局里一分不少地落實到位?!?/p>
            田曉堂說:“感謝李局長支持!”他并不怕做事辛苦,就怕無事可干。再說,參與創衛迎檢工作,也辛苦不到哪里去。李東達說保證補助、加班費什么的統統發放到位,可50天后,局里掌舵的人還是他李東達嗎?所以,這話聽起來難免有些好笑。


            李東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說:“還有一件事。昨天下午,又有一批戊兆村民為那個‘潔凈工程’的問題到市里來***,擾亂了市委、市政府的正常辦公秩序。唐書記很生氣,后果很嚴重,昨晚讓秘書打來電話,要求我們認真研究解決,確保從源頭上息訪?!?/p>
            田曉堂假裝不知此事,說:“又有村民***啊,這矛盾看來是越發尖銳了?!彼迪?,你李東達消息也太閉塞了,你只知道昨天下午有戊兆村民來市里***,卻不知道就在村民***之時,市委正在召開常委會,更不知道這次常委會上已通過了新局長的提名。唐生虎派秘書給你打個電話安排一下工作,你就激動得不行,以為這是領導對你莫大的信任,殊不知唐生虎早已定下了局長人選,壓根兒就沒有考慮你。


            李東達放下茶杯,仰靠在椅背上,說:“唐書記發了話,我們總得有所動作。我看這樣吧,趁創衛迎檢工作還沒有開始,這兩天你到戊兆去一趟,幫助姜姍他們做做安撫***村民的工作,同時搞一些調查研究,看這個問題究竟怎么解決,才能讓群眾滿意?!?/p>
            田曉堂差點笑出聲來。唐生虎要你認真解決,你就想出這么個破主意,把皮球踢給我。這個問題已經夠清楚了,哪還需要什么調查研究?不過他口頭上還是答應得很爽快:“行啊,我本周就到戊兆去?!彼?,李東達今天下午或是明天一定會得知那個要命的消息,一旦曉得自己升任局長無望,代理局長也到了頭,李東達哪還會管什么“潔凈工程”,管什么群眾***!所以李東達作出的這個安排很快就會作廢,不用去執行。


            田曉堂不愿在李東達那里久待,就起身道:“李局長,沒有別的事,我就先過去了?!?/p>
            李東達仍然仰靠在椅背上,用鼻子嗯了一聲,道:“辛苦辛苦!”


            看著李東達那架子十足的樣兒,田曉堂只覺好笑。他想,這恐怕是李東達最后一次在自己面前擺臭架子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田曉堂尋思著,下午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好好思考一下,該怎么面對即將出現的變局。正琢磨著,新一公司老板王季發打來電話,說想約他中午吃個飯,有件要緊的事情找他。


            田曉堂不知道王季發有什么事,心里有些疑惑,便匆匆趕了過去。王季發早已候在酒樓門口,將他迎了進去。


            看著王季發,田曉堂多少還是有點不自在。顯然,這是因為王季發的老婆、他的高中同學袁燦燦。自從跟袁燦燦在綠茂山莊度過了那個良宵之夜,他和她的關系就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想起袁燦燦,田曉堂忽然意識到,已有好些日子沒見到她了。說句心里話,他還真有點想她。袁燦燦多次跟他談起要跟王季發離婚,也不知目前進展如何。對袁燦燦的離婚,他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希望她離婚,從名存實亡的婚姻中解脫出來;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她離婚,害怕離婚后的她在感情上更加依戀自己。


            田曉堂定了定神,不再想那些事情,徑直問王季發道:“主樓工程已建到了第10層,最近施工情況怎么樣?”主樓工程是原任局長包云河費盡周折,從省廳爭取來的便民服務中心項目的最大工程,王季發在省廳找了關系,這個工程便由他的新一公司承建。


            王季發笑道:“我正是為這事來找你田局長。雖然目前已如期建到第10層,但因資金調撥不能到位,再往上建我們就很為難了?!?/p>
            田曉堂微微點頭道:“迄今為止,局里只給你撥去了1500萬,你的困難我很清楚?!?/p>
            王季發說:“按我們新一公司跟你們局里簽訂的協議,主樓建到第10層,你們應該撥款4000萬??赡壳澳銈儍H僅給了這點啟動資金,我先后已墊資2000多萬?!?/p>
            田曉堂深知,王季發要求局里調撥資金是完全在理的。其實,局里哪想拖欠新一公司的錢!只是因為便民服務中心項目專項資金從省廳撥來首筆1500萬之后,就再也要不到后續資金了,這才不得不暫時欠著。原來,那后續資金被省廳接替原任廳長,現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龍澤光的新任一把手郎廳長扣下了。郎廳長的理由是,包云河尚在接受審查,而便民服務中心和機關辦公大樓違規捆綁建設,正是包云河的問題之一,如果不查清楚,就不宜再下撥項目資金。郎廳長理直氣壯地扣下了資金,而代理局長李東達又根本不管這事,不愿去省廳做疏通和爭取工作,后續資金就一直扣到現在,沒有半點松動的跡象。田曉堂想了想,就把這些情況簡要地說給王季發聽了。田曉堂解釋道:“出現這個局面是我們萬萬沒想到的,我們并不愿意拖欠你的錢,希望你能理解我們的難處。我想這事應該不會拖太久了。據我所知,新局長很快就要上任。只要新局長到位了,到省廳去跑一跑,問題應該不難解決?!?/p>
            王季發問:“你說新局長很快上任,那新局長是誰呀,定下來了嗎?”


            田曉堂本想告訴他新局長是華世達,王季發一直在戊兆開礦,原本跟華世達很熟悉。不過他很快又改了主意,覺得暫時沒必要告訴王季發那么多,就含糊道:“新局長到底是哪位,眼下有多個版本的傳聞,我也弄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p>
            王季發略微有點失望,說:“那就只有等新局長上任了。不過,在資金到位之前,我只好先停工?!?/p>
            田曉堂一驚,忙道:“最好別停工,一停工你的損失也不小啊。請你再墊付點資金,堅持一段時間,只要撐到省廳項目資金來了就好辦了?!?/p>
            王季發愁眉苦臉道:“我也不想停工,可實在沒有辦法。我已在這個工程上砸下去了2000多萬,加之最近又在外地接了一個大工程,也需要先墊不少錢,實在周轉不過來,無力再往這個工程中墊資了?!?/p>
            田曉堂深知王季發要停工肯定是迫不得已,可還是沉下臉道:“無論如何,你也要撐到新局長到任。如果新局長上任后仍然不能答復你,再停工不遲。當然,如果你不想繼續將這個工程做下去,那隨時都可以停工?!?/p>
            這軟中帶硬的話,讓王季發聽了不由一愣。沉默半晌,無奈地嘆氣道:“好吧,我聽你田局長的,還堅持個十天半月。如果時間再長,我就只有停工,甚至放棄這個工程,因為那時我就是想繼續做,也沒法做了!”


            田曉堂臉上恢復了笑意,寬慰道:“只要你堅持到新局長上任,我一定會向他如實匯報此事,催促他盡快上省廳爭取項目資金?!?/p>
            王季發苦笑道:“好吧,要請田局長多費心了?!?/p>
            吃過午餐,與王季發分了手,田曉堂直接回家。一路上他想,國不可一日無君,一個單位也不能一天沒有當家人。局里一把手空缺了這么長時間,對工作的影響實在太大了。特別是“潔凈工程”和主樓工程的問題,都是火燒眉毛的大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須盡快決策處理。他為此暗暗急得不行,卻也只能干著急。他畢竟只是副職,決策權有限,沒有一把手拍板,這兩個問題是很難處理下來的。所以,從有利于工作的角度出發,田曉堂希望華世達能夠盡快走馬上任。


            4、天降大任,做外宣組的牽頭人


            回到家,田曉堂泡了一杯清茶,靜靜地坐在書房里,默默地想開了心事。不知為什么,想到華世達過來做局長,他心里還是隱隱有幾分懊喪。包云河在出事后,曾建議他去找唐生虎爭取升任局長,周雨瑩也是極力慫恿,可他考慮再三,覺得時機尚不成熟,怕貿然去找唐生虎開這個口會引起人家的反感,那就壞事了。加之劉向來也認為“欲速則不達”,勸他以包云河為鑒,后來他干脆就放棄了那個念頭?,F在想來,當時膽子還是小了些,顧慮太多了,前怕狼后怕虎的。其實,正如周雨瑩所言,嘗試一下又何妨呢?嘗試過了,哪怕未能成功,也不會覺得留有遺憾??蓻]有去嘗試,就會不甘心,覺得機會是被自己喪失掉了。唐生虎分明是欣賞他的才干的,所以在私下場合對他很熱情,很親切。有這個前提,即便他提的要求有些唐突和冒昧,唐生虎只怕也不會輕易就膩煩和反感。還有一點,他向唐生虎開口提要求的意義,其實不在于能否爭取到這個局長,而在于提醒唐生虎,他田曉堂也可以動一動了。唐生虎身為市委書記,每天的工作千頭萬緒,哪會記得他這個副縣級干部的進步問題,所以提醒一下大有必要。這么想著,他就越發后悔。當時他不敢去找唐生虎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擔心李東達的打壓,又怕收受王季發禮金的事情被揭發,以及握有他把柄的天成公司老板樸天成借機敲詐?,F在回過頭再想,這幾個事又有什么可擔心的?李東達手里又沒捏著他的短處,能把他怎么樣呢!所謂受賄的事情他已妥善處理,根本不怕查處。樸天成雖然***了他和袁燦燦的“艷照”,可樸天成精明過人,只會在找他謀取利益時借那個把柄暗暗施壓,應該不會輕易采取敲詐的低級手段。這從樸天成曾主動提出“幫助”他爭奪局長一事中就可以看出來,樸天成只是要利用他,卻不會輕易冒犯他。田曉堂暗自總結,今后做事情應多考慮積極的因素、有利的一面,切莫被困難輕易嚇倒,切莫隨便放棄機會,該爭的要盡力去爭,該闖的要大膽去闖,該搏的要拼命去搏!


            田曉堂往茶杯里續了水,又想華世達到任后,面對的局面還相當復雜。首先,包云河遺留下的兩個問題,還等著華世達來揩屁股。這兩件事都涉及上級領導,自然不好處理,華世達一到任只怕就會感到頭疼,不會有舒坦日子過。再就是華世達面對的人際關系也不太好處理。李東達曾兩度力爭做局長,兩次都功敗垂成,華世達想指望這個失意者支持自己的工作,只怕無異于與虎謀皮。還有,包云河說不定會重返局里,那樣就更加錯綜復雜了。華世達每天面對著折翅下野的前任局長和一直覬覦著局長寶座的常務副局長,他該怎么開展工作?田曉堂真沒法想象。不過,盡管包云河曾含蓄地流露過想回局里的意思,但田曉堂認真分析,又覺得包云河回來的可能性還是不大。市委不至于那么糊涂吧,把因故下野的前任局長和初來乍到的新任局長放在一起,那樣安排的話,新任局長想做點事,哪還放得開手腳!


            華世達一旦上任,局里原有的生態和格局就要被打破。田曉堂想,跟華世達這個新任一把手應該不難相處。正如姜姍所說,華世達這人很正派,很公道,田曉堂自認為和他屬于同一類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同類人打交道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隔閡和分歧。給華世達這種正直的上司做下屬,心情應該會舒暢得多,做起事來顧慮也會少許多。田曉堂已壓抑了太久,隱忍了太久,他一直夢想著能夠甩開膀子干出一番像模像樣的業績,這樣的時機眼看著就要到來了。


            田曉堂又想,華世達對他只怕不會再像過去那樣坦誠了。從昨晚華世達約他出去喝茶,卻始終沒講自己要過來當局長這件事上,似乎就可以看出這一點。他意識到,從現在起,就要迅速把與華世達的關系從朋友關系調整到上下級關系上來。這是今后與華世達和諧相處,贏得華世達信任與倚重的前提。角色不可錯位,位置務必擺正,這一點大意不得啊。


            田曉堂深知,華世達即將成為他成長路上的一個關鍵人物。華世達的欣賞和舉薦,將直接影響他職務能否盡快得到擢升,仕途會不會暢達。好在華世達是個正派人,他不必搞什么旁門左道,只須在工作上下些功夫,靠實力和才干說話,就能給華世達留下好印象。眼看著華世達就要上任,田曉堂覺得不能一味地等待,應該主動出擊、積極作為,做一件有價值的事情,當作獻給華世達的“見面禮”,以此先聲奪人,讓他在華世達心目中的好感直線飆升。


            做一件什么事才能投華世達所好呢?田曉堂頗費躊躇。他想,這事首先必須是華世達感興趣并大力倡導的,最好是華世達想做而又未能做成的工作。同時,這件事情又在他目前分管范圍之內,是他一直想推行卻未能遂愿的工作。超出了他的職權范圍,就有越位之嫌,他也沒有能力辦好。借華世達之手啟動他過去未能實施的工作,也算是一石二鳥、一箭雙雕。


            沿著這個思路,田曉堂繼續琢磨。他知道華世達是個改革派,很討厭陳規陋習,對干部的壞作風尤其反感。而在他分管的工作中有什么改革任務呢?想來想去,田曉堂就想到了財務管理問題。在剛做了副局長不久,還沒分管大財務工作之前,他曾在時任局長包云河的安排下,參加了全市整頓機關財務紀律工作會,感觸很深。后來包云河把大財務工作交給他分管,他經過一番調查研究,感到二級單位財務管理很不規范,漏洞不少,亟待進行整頓和改革。他對包云河匯報了這個想法,包云河卻不以為然,沒加理睬。他不死心,后來又借機提醒過包云河幾次,可包云河總是顧左右而言他,他只好斷了改革的念頭。而現在,局里的情況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這件事只怕又可以重提了。田曉堂分析,他提出推行財務管理制度改革的建議,按華世達的秉性和為政風格,應該會感興趣并積極支持,甚至有可能把這個事作為自己新官上任的一把火,馬上就畢畢剝剝燒起來。


            這么思忖著,田曉堂不由有些興奮。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看畫屏是裴自主。接通電話,田曉堂笑道:“自主你好,找我有事嗎?”


            裴自主是下屬一家二級單位的頭頭,與田曉堂有些私交,說話一向很隨便:“非得有事才能打電話,向領導問聲安不行嗎?”


            田曉堂大笑:“我還不知道你!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再說,你什么時候把我當過領導,還假惺惺地請什么安?!?/p>
            裴自主也笑了起來,說:“我還真有事要問你。聽說新局長人選已定,不知是否屬實?”


            市委常委會上那么機密的人事動議,居然已經傳到了裴自主耳里,看來如今真沒有什么秘密可保。田曉堂覺得沒必要對裴自主說假話,便道:“我也聽說了,戊兆縣長華世達過來?!?/p>
            裴自主噢了一聲,說:“到底還是從外面派進來啊?!?/p>
            田曉堂愣了一下,覺得裴自主這話值得玩味。聽這口氣,裴自主只怕認為李東達當局長的可能性很大。李東達一直在上躥下跳,難免給人以這種錯覺。不過田曉堂知道裴自主并不希望李東達做局長,倒是希望他田曉堂能坐上這把位子。所以裴自主這句感嘆又可理解為對他未能爭取上局長的遺憾。還有,裴自主只怕也有點本位主義,希望局長還是在局內部產生,所以這話亦可理解為對市委從外面派進局長的不滿。


            第二天上午,田曉堂突然接到市政府辦秘書科的電話,通知他下午去參加全市創衛迎檢工作例會。田曉堂有點意外,沒想到韓玄德工作抓得這么緊,他還以為至少要等到下周一才開會呢。


            下午,田曉堂按時趕到市政府中型會議室。坐在會場上,他才發現與會者全是各部門、單位的一把手,只有他是個例外,不由疑惑起來。他猜測,韓玄德之所以抽調他來,而不安排臨時負責人李東達參加,恐怕是考慮到李東達這個代理局長即將卸任,安排李東達已不合適,而新任局長華世達又還沒到位,所以只好找他這個副職打替了。


            會議由韓玄德主持。他講話語速很快,像打機關槍似的,聽起來就很有氣勢,很有鼓動性和感召力。他說:“衛生城市是一個地方品牌、形象和綜合實力的體現,是衡量一個地方黨委、政府政治覺悟和執政能力的重要標志,是促進城市建設、管理各項工作的有效載體。云赭市委、市政府對此有很高的認識,去年10月份就發出了創建省級衛生城市的號召,做了大量基礎性的工作。目前離迎檢只剩下50天,已到了最后的沖刺階段。我們成立這個創衛迎檢指揮部,就是為了進一步加強領導,加大督辦力度,更有效地推動各項準備工作再上臺階、再掀熱潮。市委唐書記對創衛迎檢高度重視,親自擔任了指揮長。他本來打算今天親自參會,給大家提要求,不想臨時又冒出個接待任務,他實在來不了,只好委托我給大家傳達三點指示,一是要認真排查抓整治,二是要密切配合抓協作,三是要嚴格標準抓落實……唐書記的指示精神非常重要,請大家務必認真學習領會,貫徹到工作中去??傊?,這次創衛能不能馬到成功,關鍵就看這50天我們準備得是否充分,就看在座各位的工作是否到位。我在這里再次強調,同志們一定要提高創衛責任意識,集中精力,密切配合,扎扎實實打好創衛迎檢攻堅戰,為我市順利通過創衛檢查考核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韓玄德這番戰前動員講得慷慨激昂,可臺下頭頭腦腦們的反應卻有些平淡。他們天天泡在會場上,天天聽這種報告,耳朵早已聽出了老繭,再精彩的講話也很難被感染,被打動。


            韓玄德喝過幾口水,就宣布了責任分工和任務分解方案。指揮部下設9個工作組,田曉堂被安排在對外宣傳組,簡稱外宣組,是放在最后面的一個工作組,也是人員最少的工作組,一共只有三位成員,除他之外,還有云赭日報社社長符有才、市廣電局局長周傳猛。外宣組的任務主要是三項:一是制作一部創衛工作匯報專題片,二是組織采寫一篇反映云赭創衛工作成效的通訊稿,屆時在省報上發表,三是應對處理可能出現的相關新聞事件。和其他工作組繁重的任務相比,外宣組的工作壓力倒不算大。田曉堂暗想,有符有才和周傳猛這兩位一把手撐著,這點工作倒也不難。他身為外宣組的一員,當然要充分發揮自己的作用,但工作主要還得靠符有才和周傳猛。他倆管著記者隊伍,擁有各種資源,辦起事來比他容易得多。


            接下來,韓玄德又宣布了各個工作組的牽頭人。田曉堂正在猜測外宣組的牽頭人會是符有才和周傳猛中的哪一個,就聽見韓玄德說:“外宣組由田曉堂同志牽頭,請符有才同志和周傳猛同志配合,共同把對外宣傳工作搞好?!碧飼蕴寐犃艘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為韓玄德弄錯了,就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韓玄德,韓玄德卻并不理會,繼續往下講他的。田曉堂大為不解,怎么能安排他這個副縣級的副局長去指揮兩位老資格的正縣級實職領導呢?他瞟了瞟坐在身旁的符有才、周傳猛,只見他倆都微閉著眼,似聽非聽的樣子。他便明白,他倆只怕都對韓玄德的這個安排有抵觸情緒。


            田曉堂感覺有點坐不住了。牽頭負責外宣組的工作,跟做外宣組普通成員相比,壓力陡增了無數倍。能不能挑起這副重擔,他心里完全沒有底。他最擔心的是,符有才和周傳猛不買自己的賬,不聽自己的調遣,他只是光桿司令一個,縱有三頭六臂,也難以把事情辦好。


            不過轉念又想,這倒是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在局里做副局長,他很難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很難痛痛快快地干點事情。取得了什么成績,功勞首先還是一把手的。他在市領導面前,幾乎沒有表現和亮相的機會。而做了這個牽頭人,他就相當于一個部門的頭頭了,可以名正言順地向韓玄德直接匯報工作,加強與韓玄德的接觸,讓韓玄德充分了解自己的工作態度和工作能力,從而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喜歡上他這個年輕人。多一位器重自己的市領導,多一個靠山,自然是件大好事。再說唐生虎那邊,雖然頗為欣賞他,可他一直沒能拿出讓人矚目的業績來,就不太好怎么提攜他。如果他這次把創衛外宣工作做得風生水起,讓唐生虎刮目相看了,他提拔的日子只怕也就快到了。這么一想,田曉堂不由又興奮起來,覺得再大的困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符有才和周傳猛并不一定就不聽他的,他倆都是從政多年的領導干部,這點大局意識、紀律觀念應該還是有的。就是不買賬,他也不用擔心,只要多動動腦筋,總有辦法促使他倆轉變態度,聽從自己的指揮。這正好可以考驗他協調人際關系的能力、處理復雜矛盾的能力。他不妨把做這個牽頭人當作一次實戰演練的機會,讓自己的能力、素質有一個提升和飛躍。


            散會后,田曉堂跟著人流往外走,不想韓玄德的秘書卻從后面拉住他,說韓市長請他留步。


            來到韓玄德的辦公室坐下,待秘書倒上茶,又退出后,韓玄德笑道:“讓你做外宣組的牽頭人,很意外吧?”


            田曉堂實話實說:“我根本沒有料到,正想問問您呢?!?/p>
            韓玄德說:“其實,按原定的方案,不僅這個牽頭人輪不上你,就是參加外宣組也沒有你的份,應該由你們的局長出面??赡銈兙掷镅巯抡幵诜浅r期,迫不得已,才安排你來?!?/p>
            田曉堂笑了笑,他自然明白韓玄德沒有說透的話意。


            韓玄德又說:“原定外宣組有四位成員,除了你們三人之外,還有市委宣傳部的常務副部長,我們準備讓他來牽頭,可他昨天又被安排到省委黨校學習,不可能參加外宣組了。沒有辦法,再想在你們三人中挑選牽頭人,就有些為難,因為符有才和周傳猛都不合適。他倆一個管著報紙,一個管著電視,平時相互瞧不起,相互不買賬,無論哪個來做牽頭人,另一個就會唱對臺戲。最后就只有選擇你。臨時牽頭人也不是什么正兒八經的領導,你不要因為自己職位較低就有顧慮,放不開手腳。要大膽地開展工作。我會跟符有才、周傳猛打招呼,讓他們支持你。對你我平時雖然接觸不多,但還是比較了解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把外宣工作做好?!?/p>
            田曉堂忙表態道:“感謝韓市長的信任,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把您安排的工作落實好?!彼麤]想到情況竟然是這樣??磥硎菐追N偶然因素疊加在一起,才把他推到了臺前。他便越發覺得,這個機會非常難得,絕不能輕易放過。不過,他又隱約有點懷疑,覺得韓玄德委任他為牽頭人的理由似乎還不夠充分。符、周兩人相互不買賬,更難得買他這個年輕人的賬。符、周兩人做牽頭人都不合適,還可以再安排個局長來外宣組牽頭嘛,為什么非要推出他這個副局長呢?


            韓玄德點點頭,對他的態度表示滿意。又一臉嚴肅地叮囑道:“你來牽這個頭,肯定會遇到一些困難。不要緊,碰上什么難題,可以直接跟我匯報,我來幫你出主意、搞協調。希望你進一步提高思想認識,努力團結符社長和周局長,拿出有效的措施,把外宣工作切實抓好。我將拭目以待!”


            田曉堂再次表態:“您放心,我絕不辜負您的厚望!”


            韓玄德又換上了笑臉,說:“不過,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背上了精神包袱,反而不利于工作。外宣組的任務并不算重,也不復雜,你只要用心去做就行了?!?/p>
            田曉堂不住地點著頭。韓玄德在會后專門找他談話,顯然是對他還不太放心,怕他把事辦砸了。不過聽韓玄德的口氣,似乎又對外宣組不太重視,要求也不高,只要能應付過去,只怕就萬事大吉了。

          小說《官路十八彎2》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受不了了高潮好快,我和隔壁的少妇人妻HD,粉嫩高中生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

                  <form id="551z5"></form>